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生活

末路方知情浓、末路方知情浓百度云

末路方知情浓

末路方知情浓、末路方知情浓百度云

主角: 莫离, 唐昱

字数: 1,872,334

状态: 已完结 共 644 章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好看的小说推荐(www.sossw.com)

末路方知情浓简介:三年前,他和她是校园最佳情侣,三年后,她只是他情人之其一。当青春为爱时……莫离:“阿昱,遇上你是我的缘,我很庆幸遇见你,爱上你,我一定不会离开你。”当情到水穷时……莫离:“阿昱,遇见你是我的缘,更是我的劫,逃不掉,躲不过。”当爱已背叛命名,穷途末路,至死方休,终将何去何从!唐昱:“阿离,你可知道,就算已是末路,爱你已是我一生的宿命。”

末路方知情浓全文阅读

········
第1章 是劫还是牢
········
“莫小姐,您还是下来吧,唐总马上就要回来了,您这样唐总会很生气的,后果会很严重的。”

莫离站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一身素白长裙,长发随风飘逸,很美,只是那一张病态般的绝美容颜却苍白的很。

脖颈,手臂,甚至大腿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新的,旧的布满全身……

“后果严重?我知道的,我知道他生气很可怕,我都知道的……”莫离看着别墅外,她在这里已经六个月了,被禁足半个月,她就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为什么呢?

半个月前发生了什么?让他对她又越发的狠戾起来,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只知道,如果这样下去,她会疯掉,一定会疯掉。她想要解脱。

“莫小姐,你就听张妈的,赶快下来,快点,唐总马上就要回来了。”

“不,张妈,我等着他,我等着他回来。”如果她当着他的面跳下去,会不会他的恨就会消失?会不会不在恨她当初离开他,抛弃一无所有的他?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莫离笑了,她知道他回来了。

“张妈,他回来了。”

“莫小姐,你,你这是何苦呢?”张妈在莫离住进这里就进来工作,所以,对于两人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唐昱从布加迪中下来,抬头看着站在阳台边缘外的女人,脸色瞬间阴霾,大步走进别墅,一旁的佣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直到唐昱出现在房间,莫离才转头看着他,这个让她不敢爱,恨不起的男人。

唐昱看着她,面色更是铁青阴霾,双眸如一双利剑一样射向她。

“马上给我滚下来。”

莫离听闻只是笑了,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她在这里度过了冬天,此刻已经是炎炎夏*,坐在这里两个小时,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的很。

慢慢转头,看着他。

“阿昱,恨我是吗?”

唐昱薄唇紧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眸光依旧犀利凌厉,只是额头上的青筋蹦跳了几下而已。

“我在说一次,下来。”

“我知道你恨我,不过没关系,我心甘情愿的,不怪你,不怪你……”

唐昱只当她在胡言乱语,看着不肯下来的莫离,看向一旁张妈几人。

“你们都是*什么的?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们要看住她?”

“先生,莫小姐她也……”

“不要怪她们,如果我想去死,方法千千万万,又怎会看得住呢?”

唐昱蹙眉,看着几人冷声道:“滚出去。”

张妈担心的看了一眼莫离,又看了一眼脸色异常难看的唐昱,只好带着几名女佣离开*房间。

等到房间只剩下两人以后,唐昱才烦躁的撤掉领带,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莫离。

“还不快点下来,站在那里是想要园外的园丁知道我每晚是怎么玩弄你的?嗯?”

莫离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几个月,在难听的话他也对她说过,在侮辱的事情他对她也做过。

不过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心每一次都会被他伤的很痛。

“放我离开。”

唐昱听闻脸色更是阴沉,就连看着她的眸光都冷冽的几分,唇角阴沉的向上勾起一抹弧度,语气至阴。

“放过你,做梦。”

········
第2章 终究逃不开
········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

“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你还想做什么、”

········
第3章 痛到极致
········
莫离睁大双眸,想要翻过身体却无能为力,她知道,她今天的举动彻底惹怒了他。

“不要,放开我,你放开我,不能在这么对我,不能……”

“不能?就是让你知道,能还是不能。”绝狠的话音落下,随即想起皮带抽响的声音,啪嗒一声,就像是抽打在她的身上,心上一样。

“不,不要,不要……”

唐昱咬牙切齿看着她颤抖的背影,瑟瑟发抖,半个月的时间,就瘦骨如柴,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来供养她,可也只用了十几天的恢复原状。

眼神阴鸷的盯着她颤抖的睫毛,粗鲁的扯掉自己身上的衬衫,栖身而上,醇厚的嗓音低溢出最残忍的话语。

“记住,这是惩罚,惩罚你的不乖。”

“不要,不,唐,唐昱,你,你没资格这样对我……”

“我受够了,我受够了,你让我走,让我走……”莫离真的已经快要崩溃了,她不懂。

她真的不懂,他为什么突然间又要这么对待她,甚至更变本加厉了。

唐昱却面色阴霾,凑近她的耳边,生意冷沉的仿佛利剑一样刮着她的心脏。

“资格?莫离,资格两个字你也配吗?想走?我说过,除非我死,或者你死,可如果你敢死,我不会放过莫忘。”

莫离已经哭到哭不出声音来,抽蹙着被她反压在大床上的身体,只是眼泪不停流。

“为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又这样对我?”

唐昱一听到她问为什么,一张铁青的面容竟有些狰狞的可怕,怒火直冲,用力拽起她散落一片的长发,让她的脸脱离床被。

“痛,你放手……”

“为什么?莫离,你究竟有没有心?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说着,唐昱暴怒的眸中掺和着痛苦。

莫离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真的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她究竟怎么了?到底怎么没有心了?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的明白一些?”

唐昱却阴冷一笑,极尽残忍冷声道:“从今往后,你也只配我这样对待。”

“不,我……”

“好痛……”

疼痛呼吸是断开的,看不见在她身上奋力的男人此刻是什么表情,可是这痛的她快要痉挛,可见他是用了多大的力道。

无尽的折磨……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此刻的莫离像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

莫离眼神空洞的躺在凌乱不堪的大床上,瞳孔深处没有一点凝聚,已经感觉不到他留给她的痛,有的只是麻木。

原本已经是吻痕累累的身体此刻更是惨不忍睹,就连苍白的脸颊都印上他的吻痕。更多的是他泄愤般的齿痕。

她不该的,就不该抱有奢望,从六个月前的重逢她就该知道,他们绝不可能回到从前……可该死的她动摇了,她居然燃起了希望……

如果,如果一开始没有奢望,没有期盼,是不是现在也不会这么痛了?好似肝肠都扭结在了一起……

痛到……窒息……

后悔吗?许是后悔的。

可心底终究还是存在几分心甘情愿,只是因为爱他。

可这份爱如果成为狠狠伤害自己利器,她不敢再爱了。

听见浴室传来的动静,莫离眸光闪烁,布满紫痕的身体慢慢蜷缩成一团。

唐昱从浴室出来,赤露着上身,脸色依旧阴沉,看着蜷缩在床上的莫离,攥紧了手中的浴巾,声音冷冽。

“莫离,我若不许,你死都不许。”

哐当一声,房门被他大力的关上,震得莫离狠狠一颤,死都不许?

她已经被关在这间房间半个月了,就像是被囚禁在这间牢笼的囚犯一样,等着他夜夜残忍的折磨。

莫离,你就是下贱,活该被这个男人这样折磨,如果不爱,又怎么会被他伤的这样痛,他如果不爱,痛的只不过是一具身体而已,而就因为你爱他,深爱着他,心痛比身体的痛要强烈千倍,万倍……

可是就算他这样对你,你还是舍不得,舍不得……

如果,六个月前她没有再次与他相遇,该多好……

至少,不会痛到极致却又无可奈何!

········
第4章 三年后再遇
········
六个月前……

“莫离,炽焰包房拉菲十瓶,你赶快送过去。”

“好,我知道了。”莫离推着酒车连忙赶去炽焰包房,推开包房的门就被里面的烟气酒气笼罩。

莫离几乎把自己当作空气一样低着头在工作,不敢抬头,机械般的将一瓶瓶酒摆放在桌子上,虽然不是那么乌烟瘴气,可她还是想要马上出去。

摆放好最后一瓶酒后想要抽身离开,却感应般觉得有人在盯着她看,而且眸光让她有所察觉。

抬头顺着那道视线看去,那一刹那,莫离只觉得天旋地转,原本清爽的脑中一片空白。

唐昱……

这个让她深爱又爱不得的男人,这个她拼命想忘却又忘不掉的男人。

这个想见,一辈子又不敢在见的男人……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遇见了。

这里明明就是距离X市这么远,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为什么要相遇?

为什么?

“来,唐总,我敬您一杯,合作愉快,今晚的公主您随便挑,看中哪个都带走,算我的。”

唐昱一双冷淡如冰的眸从已经僵硬的莫离身上收回,骨节分明的大手举起酒杯,声音低沉醇厚。

“客气。”

莫离这才发现,唐昱周边坐着很多她们这里最出色的公主,脸色越发的泛白了,看着唐昱有些魂不守舍。

“哎,我说你这个服务员怎么回事,难道你也想陪睡觉?赶紧出去。”

莫离收回视线,失魂的情绪也慢慢拉回,只是苍白的脸色却依旧,有些急促的点头道歉。

“对,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出去,对不起……”说完,莫离就推着酒车逃一般的离开包房。

“唐总,别客气,看中哪个了?”

唐昱一双眸淡淡扫过几个性感妖娆的女人,唇角邪魅一勾,声音低沉。

“都要。”

“哈哈,好,唐总果然年轻体壮,要是我可吃不消啊,哈哈……”

而这些话也落入了莫离的耳中,不敢回头去看,不敢在停留一秒钟,快步拐进转角的卫生间,用冷水冲洗着自己的脸颊,寒冬,只有这冰冷的水才能让她恢复冷静。

面无血色的从镜中抬头,看着自己,莫离死死咬着唇瓣,双眸开始渐渐泛红。

那一年,他们在一棵树下结缘,也是那一年在那棵树下决然。

那一年……

“唐昱,你以为我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如果你不是唐家人,将来要继承唐氏,你以为我会和你在一起吗?你不要自作多情了,你现在都被赶出唐家了,你还能给我什么?我的学费你还能交得起吗,你能让我顿顿吃上好的西餐吗?你不能,所以,以后我们再无关系,我们正式分手……”

莫离突然睁开,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她不敢在去回想,大雨中,树下的唐昱是什么样的表情,震惊,伤心,或者是恨?

双手捂住自己的心口,“莫离,已经过去三年了,你们早就已经是两条平行线了,不要再去想了,不要再去想了……”

五小时后,莫离心不在焉的结束工作,听到其他人在议论纷纷。

“哎,知道吗?炽焰包房那个极品男人把咱们十个公主都带走了,哇呜,今晚一定很刺激啊。”

“我看见那个男人了,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带着十个公主坐着加长林肯离开了,要是我啊,别说一夜多少钱,不给钱都觉得幸福。”

“哎,你少恶心了,十个,你当他是种马吗?”

“哈哈,要不你去试试?”

“滚犊子……”

莫离听着,眸光有些涣散,都要,原来是真的。

脚步有些虚浮走出帝王,寒风凌烈,吹醒了陷入沉思的莫离,看着白花花的雪地,今年的冬天似乎更冷,雪下的更多了。

········
第5章 挥不去的爱
········
走在路边昏暗的灯光下,莫离的脑海全是不久前唐昱的脸,挥散不去,想着他带走的十个公主,莫离拽进了背包的带子。

停下脚步,双眸泛红的盯着自己的棉鞋,视线渐渐模糊,泪珠凝成向下坠落,就像被折翼的天使。

为什么要去想,不要再想了好不好,这几年他身边的女人还少吗?莫离,当初不管是什么原因离开,既然已经离开了就彻底离开了。

不要再去想了好不好?

求求自己不要再去想了……

而莫离并不知道的是,路边的另一边缓缓行驶着一辆黑色迈巴赫。

里面的人看着莫离对着手机说些什么。

“唐总,我看见您吩咐的那个女孩了,她刚刚下班,现在站在路边哭,已经好久了。要不要我送她回去?”

而手机那头传来的却是冰冷无情的话。

“不用。”

“好,我知道了。”

而酒店总统套房,唐昱挂断手机,手里端着酒杯,转身看着几名已经洗好的女人,冷声道:“穿上衣服现在回去,出门领钱,然后闭嘴。”

莫离不停不停的掉眼泪,好像这几年对一个人的思念和压抑全部倾巢而出一样。

一直到熟悉的铃声才拉回她的思绪,看着自己破旧的手机显示着妹妹,随便的抹了把眼泪。

“喂,阿忘。”

“喂,姐,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马上回去。”

“快点。”

“好,我知道了。”挂断手机,莫离牵强的扯了扯唇角,这几年,她的妹妹莫忘是她仅有的温暖了。

回到家中,莫忘就对着莫离扑了上去。

“怎么了?”

“姐,太好了,我考上了,我终于考上了,X市T大的录取通知书,姐,我没辜负爸妈的期望,我终于考上了,姐……”

莫离听闻也很是高兴,拿过录取通知书,只不过是X市。

一个她不想回去的城市。

“很好,姐姐很开心,你一定要努力学习。”

“姐,我一定会的,等我去了X市,业余时间找一份兼职,你就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了。”

“好,听你的,姐姐累了,先回房了。”

“嗯,好,姐晚安。”

“晚安。”

回到房间后的莫离一夜无眠,X市,可不可以不要去呢?

第二天,等到莫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看着餐桌上已经做好的食物,贴着一张便利贴。

“姐,饭菜我做好了,醒了就可以吃了,爱你的妹妹。”莫离唇角微扬。

回到帝王酒杯大堂经理叫了过去。

“经理,你叫我?”

“嗯?炽焰包房的客人点名让你去送酒,我告诉你,你可别给我惹事。”经理究竟夜场,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莫离就多了几分警告。

而莫离却是一阵恍惚,炽焰包房,点名?

“发什么呆?快点送过去,都给你准备好了。”

“经理,我……”

而经理似乎猜到她要说什么,看着她冷冷道:“你可以不去,不过,先去把工资结了。”

莫离咬唇,心却已经慌了,是他吗?

一定是他?为什么?

有时候她真的是厌恶这里的一切人和事,可是她却无奈的要在这样她厌恶的坏境下生存下去,因为莫忘的学费很高,补课费更是高。

以后去了T大更不是一笔小的数目,她不能任性,只好接过推车。

经理这才满意点头,“这样才对,一定要小心伺候着,我给你奖金。”

莫离无奈的苦笑,轻声道:“我尽量。”

“快去吧,别让唐总久等了。”

唐总,是啊,他早就接受唐氏集团并且做得蒸蒸*上,成为商界的龙头了。

站在包房外,莫离深吸气,不管发生什么,莫离,你可以做到的,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推开包房的门,莫离没有抬头,只是轻声道:“不好意思,这是客人您点的红酒,现在马上为您打开。”

说着,莫离便拿起红酒打开,手脚利落的打开放在餐桌上,低着头。

“祝您玩的愉快。”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站住。”

········
第6章 他的侮辱
········
听到他低沉的嗓音,莫离停住了脚步,尽管心中情绪早已翻滚,缓慢的转过身体看着独自坐在沙发上男人。

今天,他一个人?

“客人,还有什么需要吗?”

唐昱扔掉手中把玩的打火机,站起身体,双眸危险的眯起,看着站在那里一身服务员装扮的莫离,抬起修长的双腿慢慢向她逼近。

莫离看着他要走过来,镇定的脸色再也无法镇定,下意识的就要转身开跑。

唐昱先是见她面容失措,紧接着就要逃跑,薄唇微扬,语气平稳,说出来的话却威胁十足。

“如果你敢从这里走出去,想过后果吗?”

果然,莫离再一次停下了脚步,死死咬着红唇,双拳紧握,转过身,这是三年来她第一次正视他,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

如果是以前,她会觉得这是奢望,可是现在,她只能逃离,越远越好。

“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昱只是缓缓走进她,直到两人一步之遥。

如此,更能清楚的看见,莫离的身体在颤抖,脸色也是难看极了,眸中还有着淡淡的血丝。

唐昱冷漠的挑起她的下颚,眸中尽是无尽的冰冷。

“离开我,看来你过的很好。”

莫离咬唇,想要挪开自己的下巴,却被他捏的更紧,不敢再动。只是蹙眉看着他。

“怎么?不想说话?在这种地方工作,看来你很适应,既然如此,你的价格又是多少?”

莫离听闻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眸,紧紧盯着他,而唐昱,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此刻看着她的眸光除了冰冷再无其他。

莫离的心狠狠抽了一下,秀眉蹙了蹙垂下眼眸声音细小如蚊。

“我不卖。”

唐昱却更加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痛的她惊呼才罢手。

“不卖?你为了钱不是什么都肯卖吗?爱情都肯出卖,更何况是一具身体?”

莫离脸色越发的泛白,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恨,以及愤怒……

当初,她真的别无选择,为了他,她只能这么做。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卖,如果客人需要,我可以帮您去叫几位公主。”莫离说着无常的话,可心里却像是一根根刺一样刺在她的身上。

这些年,他的身边女人从来不曾缺少,一个又一个……

可是她只能承受这些痛,因为是她自己选的路。

唐昱却在听见她的这句话后眸光更加的冷冽了,松开她的下颚,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颊,甚至能感觉到她的颤抖。

他笑了,低沉的笑了。

“嗯,你们这里的公主是很不错,昨晚我已经领教到了,可是……”

莫离一张小脸此刻已经没有血色,听着他说这些,一颗心早就鲜血淋漓。

为什么要见面,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见面。

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他们将来某一天再见,至少,至少不要让她是现在这种情况,然后面对面的问候一句。

‘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放开我,我不是公主,放开我……”

唐昱冷笑着,“既然不是,我得检查一番才可以。”

莫离蹙眉,想要退后却被他缠住了腰身,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她的心一直在颤抖。

检查?检查什么?

“什,什么意啊……”莫离的话还没有问出口,整个人就被抱起来,等她回过神之际已经被他抵押在沙发上。

莫离一双眸不断的闪烁着,眸中浮现淡淡的恐惧之色。

“你,你*什么?放开我。”

唐昱却冷笑不断,“*什么?三年前我可是一次都没有碰过你,既然你不出卖身体,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的那层膜还在不在?”

莫离听完他冷嘲热讽的话,眼眸不断的睁大,她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你说,说什么?”

········
第7章 两百万,我买你
········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就连他的手已经探进去她才吃痛的蹙眉,回神……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

“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
第8章 姐,我不能去T大了
········
她要赶快找一份薪水高的工作,可是要去哪找,当初并没有在T大毕业。

还有妹妹的学费,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手机铃声响起,莫离接起来。

“喂,姐,同学今天过生*,我不回去了,你早点回家,记得要喝牛奶知道吗?”

听到妹妹叨唠的关心,莫离唇角微微扬起,轻声应道:“嗯,好,不要玩的太晚。”

“知道了,姐,我挂了。”

“嗯。”

莫离挂断手机,将手中的欠费通知单仍在沙发上走进浴室,站在花洒下,脑中却是在炽焰包房里的一幕幕。

双拳悄然紧握,脸上也不知道是泪珠还是水珠。

而酒店套房内,韩深拿着一份档案放在办公桌上。

“唐总,这是短时间查到莫小姐的事情。”

唐昱看着那份档案,抽出来一目一行的看下去,最后是最近的几张照片。

韩深说道:“这三年,莫小姐一直在这里,做过西餐厅服务员,做过推销,而在帝王是最长时间,那里的工资很高,三年来,莫小姐一直在赚钱给她妹妹莫忘交学费,所以,这三年,莫小姐过的很苦。”

唐昱拿起莫忘的照片,照片中的莫忘笑的明媚,容貌和莫离七分相似,照片中的莫忘很想三年前的莫离。

笑的眉眼弯弯,都是那么漂亮,让人眼前一亮。

“莫忘。”

“是,这个莫忘刚刚考上了T大,开学之前应该就会离开这里去X市。”

唐昱是知道莫忘这个人的,只不过当年并没有机会见面。

唇角飞扬,眸中散过玩味,看着照片中相拥而笑的两姐妹,笑的那么开心,只不过,莫离那双明亮的笑眸中却带着淡淡的悲伤。

“T大?”

“是的。”韩深看着自家总裁一脸玩味又意味不明的表情,就知道,这个莫忘和莫离要遭殃了。

唐昱收回视线,转过转椅,手中的照片却没有放下,沉声道:“你先出去。”

“是。”韩深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房间。

右手食指低着太阳穴,视线深深的落在莫离的脸上,遇见莫离真的是意外,尽管这三年他没有忘记过他的生命里有一个叫莫离的女人,却从来没有去寻找过。

只是昨晚意外的见过之后,他的脑海全是她震惊苍白脸,印在他的心上。

还爱吗?

那是什么?

在她抛弃他之后就已经不存在了。

之所以没法忘掉,只不过是没得到过,心有不甘。

所以,得到后,他会放她离开,永不再见。

一大早起来,莫离就隐约听见客厅有人在哭泣,莫离批了一件毛毯走出房间一愣,看见莫忘坐在沙发上偷偷的哭。

“阿忘,你怎么了?为什么哭?”

莫忘一惊,转过头看着莫离,连忙擦掉眼泪用力摇头。

“没,没怎么啊,姐,你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莫离看她躲躲闪闪,走到沙发前扳过她的肩膀,看着她哭红的眼。

“告诉姐姐,你到底怎么了?”

莫忘咬了咬红唇,哭着梗咽道:“姐,我,我不能去T大了,我不能去T大念书了呜呜……”

莫离听闻秀眉越蹙越紧,抽出纸张,心疼的给妹妹擦着眼泪。

“为什么不能去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姐姐。”

莫忘看着姐姐,扑进怀中伤心大哭。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接到T大的通知,说什么名额有限,还说什么KM公司的人要报送个人入学,所以把我的名额给替换下来了,姐,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让你白白受累了这么多年,我进不去T大了。”

莫离表情一僵,KM公司不就是唐氏集团。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