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耽美文小说 末世之渣受重生 by 涩涩儿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文案:
A市人都知道,祁宁是莫奕凡豢养的小受,可是谁也不知道,莫奕凡宠爱这只小受到了何种程度。
祁宁原本也不知道,可是末世来了,莫奕凡为了祁宁变成了丧尸,于是这只渣受明白了,醒悟了,然后……中了大奖,重生到了末世前,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

一句话简介:
一只贱贱的渣受重生了,然后他开始学着从良,只对那一个人从良。

内容标签:末世 重生 随身空间 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宁,莫奕凡 ┃ 配角:齐宁等 ┃ 其它:主角受,末世,BL,大叔攻

编辑评价:
渣受祁宁,在经历了莫奕凡为他舍命变丧尸之后,终于幡然醒悟,并意外的重生到了末世前。这一世他决定要好好待莫奕凡,在末世前储备好物资,一起携手末世。只是还没等祁宁将一切和盘托出,他的身份就被一个和他相貌相同的人所替代。红雨爆发,末世将临,祁宁被困隔离区。困境之中,看他如何寻小攻,正身份,收物资,打丧尸,和莫奕凡携手末世行…… 这是一篇渣受重生文,渣小受重生后努力弥补前世遗憾,变忠犬和小攻一起闯荡末世的故事。作者笔下的末世,有背叛、抛弃、伤害,也有忠诚、友情和希望,虽然丧尸横行,却并不暗黑。还有萌宠藏獒、随身空间等,为文章增色不少。

1、重生

  冰冷的匕首逼近祁宁温热的脖子,血水如注的流下。
  
  祁宁知道,他今天,必然要死了。
  
  死就死吧,在这处处是丧尸的末世里,死了,倒也干净,也好让他早一天见到那个人。
  
  “说,你为什么能凭空消失?你身上有的到底是空间异能,还是戴着什么空间类的宝贝?”拿着匕首的男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一脸斯文,只是眼中透露出的疯狂和兴奋,莫名的让人心惊胆战。
  
  祁宁冷冷的瞥了斯文男一眼,忽然将脖颈往前一送,斯文男没有防备,匕首一下子刺到了祁宁的脖颈深处。
  
  斯文男一惊,匕首猛的收回,却还是迟了,祁宁当即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妈的!你要死也给老子把空间宝贝拿出来再死。”他知道的那几个空间异能者,他们的空间都只能储存东西,不能让自己也躲进去,所以斯文男几乎可以认定,祁宁身上有宝贝,可这个祁宁油盐不进,身上又被他搜查了好多遍,什么法子都试过了,也没能找到那个宝贝。
  
  斯文男恨恨的踢了祁宁几脚,末了,还是不解气,干脆又弯了弯身体,拿着匕首继续往祁宁身上捅了几刀,他还想再骂什么,就听到有人正往这赶来,斯文男最后往祁宁胸口上补了一刀,啐了口唾沫,赶紧跑了。
  
  祁宁用尽剩余的一点力气,把左手无名指放在了他的心口上,眼前忽然变得模糊,那个人的面庞慢慢呈现,祁宁有些开心的念出那个人的名字:“莫奕凡……”
  
  声音刚刚落下,一道白光从祁宁的心脏处射出,祁宁的身体登时凉的透透的。
  
  ……
  
  祁宁以为自己死了,可是死人怎么会有痒痒的感觉呢?唇上,好痒啊。
  
  他挣扎的睁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到一双躲闪着的漆黑的眸子。
  
  “小宁,你,醒了就好。来,喝点水再睡。”那双眸子的主人穿着一身正式的黑色西服,西服紧致贴身,把男人有型的身材烘托了出来,只是他的西服上别着一朵很碍眼的红色花朵,完全降低了男人的整个品味。
  
  祁宁傻乎乎的任由男人服侍着喝水,他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胸前,手随眼动,一把握住了那朵艳俗的花朵。
  
  “这是……”祁宁记得,莫奕凡只在他十八岁生日那一天,戴过这么老土的花,因为,这一天不止是他的十八岁生日,还是他和莫奕凡订婚的日子,两个男人,订婚的日子。
  
  男人心跳的很快,眼神闪过一丝受伤的情绪,祁宁再看过去时,那丝情绪就消失了,男人紧张地对他道:“小宁,我知道今天为难你了,我也不求你原谅我,只是,咱们的婚已经订了,你,你以后就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保证,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只有你一个人。”
  
  祁宁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于是试探性的问道:“订婚礼不是被我破坏了,我不记得咱们交换过戒指的。”
  
  祁宁记得,他直接在订婚礼上掀桌了,甚至开口大骂莫奕凡是“变态”,竟会喜欢一个男人……明明他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莫奕凡,你不难过吗?
  
  “只要有仪式就够了。至于戒指,”男人定定的看着床上的少年,忽然单膝跪地,虔诚的执起他的左手,取出一只藏蓝色古朴的戒指,就要为少年戴上,“现在交换就好。”
  
  不一样了。
  
  祁宁的记忆力,自己在掀翻了订婚宴,独自灌了许多酒就睡着了,醒来时,戒指已经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这枚戒指,就是他空间异能的由来。
  
  难道,他真的重生了?
  
  重生在了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重生在了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
  
  祁宁的眼神慢慢落在了那只戒指上,他挣扎了一瞬,忽然将男人的大手拨开,拒绝男人为他戴戒指。
  
  这原本就该是属于男人的机缘,他不该自己昧下。更何况,这个男人,对他真的好到了骨子里,他愿意相信他。
  
  男人抿了抿唇,眸色转暗,“只是个戒指,你肯戴的话,我就把江东那栋别墅转到你名下,你,可以让你母亲一家住过去。”
  
  上一世,男人也是用这个理由哄他戴上这个戒指的。
  
  祁宁完全可以肯定,他真的重生了,男人的存在是那么的有真实感,他的皮肤是温热的,而不是变成丧尸以后的冰冷粗糙,他,回来了。
  
  “不,我不要别墅。”想到他那位母亲,少年面色有些阴沉。
  
  一手把玩着戒指,少年的另一只手指了指外间桌子上的水果刀,“你把水果刀拿过来,我就告诉你我要什么。”
  
  祁宁心道,他骨子里果然是坏的,尤其,对眼前这个故意把他宠坏的男人。
  
  男人有些愕然,但他太宠爱少年了,这种宠爱就像是呼吸一般,自然而习惯,少年既说了要求,他当然要满足。
  
  不多时,男人就取了水果刀,递给了少年。
  
  少年拉着男人坐在了床边,男人不知道少年要做什么,只见少年忽然将戒指对准他的无名指往下按,男人终于哭笑不得:“这是莫家媳妇儿戴的戒指,不是我戴的。”
  
  少年黑了脸,这意思岂不是说他的手指头跟女人一样细?他是男人好不好?
  
  男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他想要安慰一下少年,却见少年直接把戒指戴到他的小指上了。男人嘴角抽了抽,就想把戒指摘掉,谁知少年拿着水果刀就对着他的手指扎了一下,血珠很自然的流在了戒指上。
  
  疼倒是不疼,只是少年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该不会是看什么空间小说看多了吧?
  
  果然,少年眼睛晶亮的盯着自己,“集中注意力,心里想着我要进空间,快。”
  
  男人觉得好笑,只怨少年的眼睛太过明亮,他实在不忍拒绝。于是他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道:“我要进空间。”然后很快睁开了眼睛,他就说,小说那东西看看就好,不能当真,看吧,还好扎的是他,不是他的小宁。
  
  “好了,小宁困了吧,把戒指戴上,咱们就睡觉,嗯?”男人将戒指轻松地拔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戴在了少年的无名指上,戒指不大不小,很合适,仿佛小宁生来就是该是他的人一样。
  
  祁宁有些糊涂,为什么不行?明明他不小心沾了血珠,戒指空间就对他开放了,怎么到了莫奕凡这里就不行了呢?
  
  不等他想明白,男人就揽着他睡下了。祁宁很久没有闻过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了,不多时,竟也睡着了。
  
  祁宁呼吸渐渐平缓,他身边的男人忽然在漆黑的夜里睁开了双眼,目光幽深的望着少年。
  
  明明在宴会上,少年还对他表现的那么抵触,怎么不过一会的功夫,少年就仿佛不再排斥他了?少年在宴上大骂他是变态的样子,男人记忆深刻,为何现在,他连戒指都愿意接了呢?
  
  小宁,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男人小心的在少年的额上印下一吻,尔后又在少年挺翘的鼻子上亲了亲,感觉还是不够,男人有些放纵的将他的唇吻上了少年的唇,少年似乎有些不舒服,身体动了一下,男人立刻训练有度的躺会了原来的位置,双目紧闭,呼吸规律,就仿佛他从未醒来过一般。
  
  少年迷瞪了一下,睁开眼睛,就紧紧抱住了男人,生怕他再次醒来时男人就消失了一般。
  
  梦里,少年仿佛又回到了末世,少年并没有觉醒任何异能,只凭着戒指空间,嚣张任性的支使着莫奕凡,他总觉得莫奕凡欠他的,谁让他不怀好意的养大了他,又毁了他的名声,让全A市人都知道,他祁宁不过是莫奕凡的男宠?
  
  少年总是习惯性地忽略,莫奕凡对他一点一滴的好。祁宁的父亲在五十岁时娶了二十几岁的母亲,等到父亲在他十四岁那年去世的时候,母亲把家产收拾干净立马嫁给别人了,如果不是莫奕凡的收养,他怕是早就被送到孤儿院了吧?
  
  至于男宠……莫奕凡强制祁宁和他睡在一个房间,一个被窝……却从来没有要过他,哪怕祁宁把莫奕凡气的浑身发抖,莫奕凡都没舍得为难过他。男宠这个名声,祁宁真的受之有愧。
  
  祁宁原本以为,两个人就这样一辈子的耗下去了,谁知末世来了,他也无意间开启了戒指空间,而男人,也因为自己的无理取闹和狂妄自大,在自己的面前变成了丧尸自尽了。
  
  直到男人死了,祁宁才有些明白,他对莫奕凡,除了厌恶,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思念不可遏止的席卷了他的心房,他想要那个男人活着,迫切的,想要他活着。
  
  少年庆幸自己有了重生的机缘,他在男人的身上蹭了蹭,上一世,你护我至死,这一世,换我护你可好?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