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耽美文小说 神颜主播又封神了 by 不是风动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神颜主播又封神了》作者:不是风动
  文案:
  《FIRE》是一款全球大型枪战对抗游戏。
  在职业打法尚未成型时,【Ice】、【Pretty】这两个国服ID开创了狙击手/观察手双人碾压打法的时代,令人闻风丧胆。
  两年后,【Pretty】进入职业联赛。
  账号拥有者闻蛮,改行狙击手,以一手冷酷神狙成为了万千观众想嫁的男人,霸榜全球第一狙击手的位置,光环加身,荣誉无数。
  而【Ice】的账号拥有者雪微,十八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安静地观看直播。
  他的打法被旁人发扬光大,他的战术被冠以别的名字,他的荣耀已经被过去埋没。
  濒临倒闭的小战队俱乐部老板找上他时,静美漂亮的少年只说了三句话。
  “身体原因,我不参加队内集训,但可以旁听。”
  “我不需要团队配合。”
  “我只打狙击手位。”
  一年后,【Ice】重出江湖,进了联盟最没前途的老弱病残陪练战队。
  听说【Ice】脾气非常大,毫无团队意识,只打一个位置。
  所有人都以为这又将是个老神过于自信反被打脸的故事,但他们看到的却是——
  这个已经过气的病弱少年,在屏幕前冷静瞄准,一步一步,杀穿了整个游戏。
  那一刹那,所有人被迫接受这个事实:【Ice】回来了。
  #这是个团队游戏#
  #不,这就是我一个人的游戏#
  #所有的战术都由我开创,所有的体系都是我的打法,你们以为的新星,都是我的学生#
  *
  业内有关【Ice】、【Pretty】决裂的传闻已久,所有人都以为线下见面,两人必将势同水火。
  直到大家撞见,他们散漫冷酷不可一世的狙神闻蛮,把白皙漂亮的少年堵在墙角,压低声音哄。
  “全球第一狙击手是你的,我给你守住了。”
  “我没给其他人当过观察手。”
  “别不理我了,好不好?”
  1.脸T天才狙击手病弱受X统治级别冷漠大魔王攻
  2.我!要!写!甜!文!要是不甜就当我没说
  3.游戏设定参考《CS:GO》,不打游戏可以看懂。
  4.受曾暗恋攻并以为人家不喜欢他,于是气气地放下了,一点没给人家机会。攻:QAQ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雪微,闻蛮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这就是我一个人的游戏
  立意:电子竞技,新兴的利用高科技软硬设备做为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智力对抗运动,展望未来,为国争光,探索行业价值。
  作品简评:
  一位名叫雪微的病弱少年,成年后进入了国家电竞俱乐部,从此开始他重新争夺世界冠军的旅途。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许多神仙人物,完成了他的梦想——克服一切困难,找到鲜活的生机,完成自己的梦想。本文架空现实,探讨与展望电子竞技可能的发展方向,明确电子竞技的目的是“竞技”而非其他,敏捷对抗和智力对抗是恒久不败的主题,给青少年树立良好的认知。文章简洁有趣,可以一看。

第1章 【CHN.Prett
  中国,C城,国家电竞园青训基地。
  雪微到地方的时候,电竞园里一片空荡安静,几乎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深冬天气,呵气成冰。
  今天的11路车很晃,他在路边晕了一会儿才找到位置。
  “来打定段赛的吧?你是哪个战队的?怎么从外边跑进来的?”
  保安查了他的准考证,本来在盘问他,但看见他的脸色后,转而问道:“——你没事吗?”
  雪微闷头往里冲,脸色透着一种不太正常的苍白,只来得及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冲进五十米外的便利店,把战队发的消费卡往老板桌上一扔,接着在货架上拿了两大块巧克力花生糖。
  他坐在地上,撕开包装猛吃了几大口,才慢慢地呼吸平稳。
  老板立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没事吧,小同学?要不要带你去医务室?”
  眼前的少年全副武装,羽绒服帽子口罩一应俱全,只有露在外边的一双杏眼,透着一些剔透微冷的艳丽。只是他现在显然路都快走不稳了,整个人苍白得过度,乌黑的头发被冷汗沾湿。
  雪微摇摇头。
  “对不起,我低血糖犯了。谢谢您,给您添麻烦了。”
  “唉,我知道,你们这些孩子啊,成天打游戏,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老板很大度,反复确认了他不用去医务室之后,又给他送了一瓶热草莓牛奶,嘘寒问暖了一大堆。
  雪微道了谢,休息几分钟后,又快步往青训室跑去。
  他身后,员工从外边搬货进来,跟着老板往外看了一眼:“这是哪个队的?没见过啊。”
  “没看清,不过好像是长得挺漂亮一孩子。”老板皱了皱眉,“不是青训营里的吧,外边战队来的?”
  “还需要打定段赛的战队……那就只剩下那一个了。”员工摸了摸下巴,“那还真是……可惜了。”
  *
  雪微差点迟到,但总算在考试时间之前赶入训练室。
  他推开门,寒风带入,门发出“刺啦”一声响声,打破了室内的沉寂。
  不少人纷纷抬起头,神情微妙地打量了他一眼。
  “训练室里不准带饮料零食。”
  监考官——积分排行榜第二战队的主教练Alan,他没好气地用手里的资料卷拍了拍身后的训练守则,“东西给我,我先给你放教练室。”
  雪微停下来,乖乖交出饮料零食:“对不起教练,我不知道。”
  “陪练队过来的?”Alan教练看了他的准考证,神情倒是略有松缓。“快去吧,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一年就两次定段机会,好好考,别浪费了。”
  雪微找好位置坐下,启动电脑。
  因为冷,他的指尖冻得僵硬发白,机箱热烘烘的,他低着头搓动自己的指尖。乌黑的碎发往下垂落,只露出一双冷艳微红的眼。
  周围人纷纷投来视线,像是在打量一个怪物。
  坐他身后的青训生低声讨论着:“……EGT,陪练队的。”
  “陪练队的,居然也算青训生吗?怎么还能来打定段赛……”
  “不清楚,好像是说陪练队也能通过定段赛升入青训营……但好像从来没人成功过。何必呢。”
  “怪不得……感觉没见过。”
  室内一阵短暂的寂静。
  “说起来——我早上也没吃饭。”
  旁边有人转移了话题,压低声音聊天:“有谁藏了吃的没?我快饿晕了。”
  一片寂静,好几个心思活络的队员动了动,想搭话,但都没有张嘴。
  旁边人用气若游丝的声音回复,“我上次藏了块糖,做了好几宿噩梦……这是另外的价钱。”
  ……
  雪微戴好耳机,打开青训生官方页面。
  这个页面就在国家队官方页面之中,雪微一进去,网页首先跳出来的,就是刚结束的世界赛回放。
  画面中,中文解说在实时翻译,混着德语解说,声音有些失真。
  “今天,他再度创造了划时代的神话,虽然队伍惜败四强,但他今年仍然是个人得分最高的选手,也是逆转战局次数最多的选手,当之无愧的FMVP(最有价值选手),他就是——”
  “【CHN(中国).Pretty】!!!”
  赛场的欢呼声高过了冠军队粉丝的欢呼。
  画面中,男人摘下耳机。
  他有一双极其清亮、极其凌厉的眼,亮如寒星。
  转播视频,画质高清,镜头有点晃。
  雪微盯着那张脸,微怔了几秒。
  他往前拖动进度条,还没看一会儿,就被Alan的声音惊动了一下。
  “都安静!”Alan显然发现了训练室里的躁动,他清了清嗓子。
  “今天的考核,会有国家队教练和指导后台观赛,你们个人赛、团队赛他们都看在眼里,说不定会有加赛,都打起精神!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万一你就是闻神看上的队友呢!”
  定段赛每年两次,旁边的青训生们互相耳语:“他去年也是这么说的。”
  “笑死。”立刻有人接话,“想闻队亲自来看青训生定段,不如等他女装。”
  个人赛很快开始,训练室里的喧闹终于平息,气氛渐渐凝重。
  雪微回过深,又看了一眼视频,随后才关掉网页,进入个人赛。
  *
  赛场外,主教练室。
  好几个大屏幕并在一起,上边是监控和定段赛投影。
  教练们陆续进门,围着会议桌坐下。
  Alan把手里的零食饮料丢在桌面上,旁边的主教练扭头一看,两眼放光:“你给我们买了巧克力?太好了,我刚好想吃甜的。”
  “爪子收回去,学生的东西。”Alan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空座位,“队花还没回来吗?”
  “闻队跑步去了。”主教练抬起头,“你找他?”
  Alan有点悻悻然:“青训的学生们做梦都想闻神监考,我试着帮他们召唤一下。”
  他挪了挪椅子,没留神被绊了一下,“哎哟我操——”
  “FMVP奖杯,就丢这。”
  Alan从脚边的纸箱里捡起一个沉重的纯金奖杯,看清的一瞬间,心疼到窒息,“一不小心就会被阿姨收走卖废品的……你们说,这玩意能卖多少钱?”
  “要是你的,一文不值。”主教练无情发言,“是Pretty的,价值连城。”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
  所有人立刻噤声,纷纷站起来:“闻队好。”
  闻蛮随意地说:“早。”
  他穿着很简单的代言运动服。男人的肌理性感而有力,肩宽腿长,乌黑的头发被濡湿,肌肤上带着薄薄的汗水,风里带着凛冽冷漠的青柠香气。
  闻蛮拿随身的运动毛巾擦了擦汗,随后径直走向教练看台:“今天青训生定段是么?”
  “是,个人赛都打完了,现在是团队赛。”主教练在他面前,也收敛了语气,沉声说,“刚结束的个人测评表在这里。”
  “有什么有趣的青训生没?”闻蛮垂眸,漆黑的桃花眼扫了扫,视线扫过一大排不合格的成绩,勾了勾嘴角。
  “这届……就一个满分?”
  这时候的笑意未免有些残忍,主教练“啧”了一声,“这次难度是你定的,你还想要几个满分?”
  考号207,个人定段,分数100/100,排名第一,甩了第二名整整十七分。
  满分意味着,这个青训生在所有的技术测试中一分没丢。动态视力、静态视力、精细操作、反应能力,都是顶级。
  甚至可能……是世界级的。
  “我看看。”
  闻蛮很放松地在椅子上坐下,一边登录观赛账号,一边摸出一根烟,慢慢悠悠地递出来。
  “懒得你。”主教练帮他点了烟,一边大胆吐槽,一边心惊胆战地从他口袋里顺走一根烟,也给自己点上了。
  教练凑过来跟他看一个页面,很快陷入了绝望。
  “别切了我的闻神,我要吐了!”
  “嗯?”
  闻蛮修长的指尖夹着烟,乌黑妖异的桃花眼底带着几分落拓的松散。
  普通的鼠标在他手里快到不可思议,正常人的视野几乎无法追踪光标的存在。众所周知,闻蛮不管是打游戏还是复盘,他的视角,切屏之快,动向之复杂,已经光荣地被所有职业解说列为暗杀榜单第一名。
  和他相处很有压力,说不上来的压力,国家队人人怕他,并不是因为他严厉,而是他身上这种气场。
  主教练强制关闭了他的页面,把他的头掰过去按在电脑前。监控画面跳了出来,和游戏视角并在一起。
  他们看到了打出满分的那唯一一个青训生。
  监控下,裹得厚厚的少年沉默地坐在角落,看不清脸,只能看见一角尖下巴,还有细瘦白皙的手腕。
  闻蛮夹着烟,指尖很轻微地动了一下。
  细细的烟灰凝在半空中。
  主教练说:“他是陪练生……这个学生,有些奇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