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耽美文小说 作妖 by 刘水水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作妖》作者:刘水水
简介
有钱我也这样谈恋爱系列
有话不好好说系列
就想急死你系列
霸道总裁的诱惑娇妻(?

第一章

厉怀璟被戚塬火急火燎的从鼎盛的三十楼拽下来,不让李助理跟着,也不让厉怀璟开车。戚塬比厉怀璟矮了半个头,硬是把厉怀璟拉的踉踉跄跄的。

“到底要干嘛?好好走路。”厉怀璟一脸严肃,原本穿着周正的西装被拉的皱皱巴巴的,看着尤为滑稽。

“老公就一会。”厉怀璟最近老是加班,回到家都是半夜了。戚塬好不容易上鼎盛来逮他,说什么都不放手。

戚塬买了两张地铁票,不管厉怀璟问什么都不答,调皮的朝厉怀璟挑了挑眉,暗示,赤/裸裸的性/暗示。

地铁末班车人不算少,但他们家住的这个方向,比较偏僻,地铁到了最后几个站的时候,一眼望过去,车厢里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了。

戚塬伸着脑袋朝前几节车厢看了一眼,很好,没人看。转头扒拉这厉怀璟的衣裳,“做/爱。”

厉怀璟一怔,不知道戚塬又撒什么疯,按着戚塬的手不让他乱动,“别闹。”低沉磁性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和隐忍。

戚塬压根儿没听进去厉怀璟的话,忙不迭的去解厉怀璟的皮带,“我看了电车痴汉的片儿,我们来试试,贼刺激。”

戚塬越说越来劲,上手就要扯厉怀璟的裤子。厉怀璟额头青筋暴起,略微粗粝的大手擒住了戚塬的手腕,低吼道,“胡闹,老实点!”

手腕被厉怀璟捏的生疼,戚塬这才抬头去看他。厉怀璟面带愠意,眉头紧蹙在一起,拱起的背脊都在微微发抖。这幅样子,戚塬瞬间没了兴致。

人家明显不愿意,霸王硬上弓,搞得跟强/奸一样有什么意思,说错了,他才是被上的那个。

戚塬眼眸一沉,两人沉默着坐着地铁到了最后一站。出了地铁站,厉怀璟叫了司机开车过来,这次戚塬没拦着,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坐到车上的时候,戚塬隔着厉怀璟老远,看着窗外,完全没有了刚刚的热情。厉怀璟看了他一眼,想要把人拉过来,拳头微不可查的收紧,忍住了没去碰戚塬。

迈巴赫缓缓驶进别墅,一下车,戚塬蹭蹭蹭的上了楼。管家欲言又止的看着厉怀璟,“这…这…夫人他….”

厉怀璟看了眼戚塬的背影,朝管家摇了摇头,“别去惹他。”

实木门被甩的震天响,楼下的佣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夫人又再发什么脾气。

一进房间,戚塬就将门反锁,反正他和厉怀璟都已经分房睡了快一个月了。

心中涌起一阵酸楚,腻了,没意思了。自己像个猴子一样的上蹿下跳,跟在厉怀璟身边二十多年了。以为好不容易打动了他,结了婚,眼看着要到第七年结婚纪念日,两人之间好像出了些问题。

总裁啊,他妈的,戚塬总会神经兮兮的想些言情小说的情节。厉怀璟会突然对别人说,这是他的女人,呸!男人。厉怀璟会暗地里帮他渡过事业上的难关。

没有,统统没有。

他事业上没什么难关,接手爸爸交给他的产业已经是第五年了,稳稳当当,平平淡淡,别说是难关了,一丝波澜都没起过。

试图从厉怀璟嘴里听到什么甜言蜜语,也是痴心妄想。平时只会问他,吃了吗?生日要什么礼物?

最让戚塬感动的一次,就是前几个月自己肠胃出了点问题,做了手术后,厉怀璟陪了他一个月,然后两人彻底分房,厉怀璟搬到客房去睡了。

戚塬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一跃到公主床上。说起这个床,戚塬第一次见得时候,实在觉得滑稽,没想到厉怀璟喜欢这种调调。

欧式风格的卧室内,突兀的摆着张公主床,皇冠状的床头,以及少女的粉色蕾丝床帐。戚塬搞不懂厉怀璟怎么这么恶趣味,婚礼结束的当晚,戚塬笑话了厉怀璟一晚上。

戚塬翻了个身,公主床尤为柔软,让他整个陷在了床垫里。大床空荡荡的,怎么滚都滚不进厉怀璟怀里。

戚塬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传来的嘈杂的声音,起身起看了看,管家正跟在厉怀璟身后。

厉怀璟看了眼戚塬,“去趟A洲,有事情。可能半个月后回来。”“哦。”戚塬漫不经心的答应着。穿着薄款睡衣的戚塬,走廊上的冷空气,还是让戚塬打了个寒颤。

厉怀璟正准备伸手把戚塬推进房间里,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厉怀璟一看号码,有意识的避开了戚塬,“进去睡觉吧,我先走了。”

手机接的停急的,还没走远,厉怀璟就接了起来。戚塬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反正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厉怀璟用英语和她交流,戚塬神经绷紧了都没听懂厉怀璟说什么。

电话能打到厉怀璟的私人号码上,肯定不是公事,换而言之就是私事,女人找厉怀璟有私事,真的是他捕风捉影吗?加上厉怀璟对自己的态度,光是想到这些,都让戚塬面色铁青。

保姆看着戚塬脸色不太好,正想殷勤问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夫人…”啪的一声就被戚塬关在了门外。

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他受够了,去他妈的,狗屎。

戚塬起了个大早,打理他爹顺手丢给他的家族产业,戚家连锁火锅店。之前戚塬都不大愿意来,每次一来都惹一身火锅味。

说起戚家,原本他们家也不是干饮食行业的。往戚塬爷爷辈上数,好几代都是山大王当土匪的。到了戚家到了戚塬爷爷手上,土匪都发展成了业务,他家成了G省有名的黑帮团伙。

后来遇上国家严打,到了戚塬爸爸这辈的时候。黑帮混不下去了,总的洗白了干点正事,带着一大帮兄弟,正经业务干不了,大多数都是没上过几天学的小混混。

戚塬爸爸琢磨了,走上了饮食行业,带着几百来号兄弟,开起了火锅店。戚家多少有点家底,火锅店声势浩大的开了一家又一家,发展到了整个G省。

戚塬接手的算是总部了,以前跟着他爸爸干的叔叔们,年纪都大了,做不了别的,要不去分店当老板,要不留在戚塬的店里打下手。

一群黑帮分子年老了也看着算是和蔼,给客人端茶倒水的场面,让人觉得莫名亲切。

程叔当年一直跟着戚塬的爸爸,现在在火锅店里当经理,平时戚塬不愿意来,要不是他帮忙看着,火锅店估计早就倒闭了。

“唉,塬塬来了!”天上怕是要下红雨了,戚塬八百年不来店里一次。

程叔一嚷嚷,一店的工作人员都朝他看过来,一大老爷们被喊塬塬,臊的他恨不得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程叔您能别叫我塬塬吗?”

程叔唉了一声,“也是,你都这么大了,二少爷二少爷。”

戚塬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二少爷听得一身起鸡皮疙瘩,“你还是叫我塬塬吧。”

程叔也没计较他事儿多,“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店里了!”再拖几个月不来,戚塬估计连他家的火锅店在哪条街上都忘记了。

“我想了想。”戚塬不经意间在桌子上摸了一把,还挺干净,卫生条件不错,“再开家海底捞吧,我怕哪天火锅店垮了,我喝西北风去。”

程叔老脸上的褶子都在脸上颤抖,戚塬到底是嫌他管理火锅店不善,还是真的害怕以后过穷日子,“塬塬,你是不是在暗示程叔什么?”

戚塬尽力忽视对他的称呼,“暗示你啊,赶紧找个新地儿,安排个海底捞。”

程叔错愕的看着戚塬,“是不是厉总公司出了什么问题啊?”

戚塬听到厉总两个字脸色都绷紧了,“他能有什么事?他好的很,我为我自己打算打算都不行啊。”

程叔一脸复杂的看着戚塬,心想这怕不是感情出了什么问题,以前一提到厉总,戚塬能马上摇着尾巴,说厉怀璟怎么好怎么好。

“是不是吵架了。”程叔怕被旁人听到,凑到戚塬脸上来八卦。

戚塬不耐烦的推开他,程叔还在不依不饶,“那就是有小三了!”戚塬像是一下被戳中了痛处,脸色铁青。

程叔大惊,“你找小三了!”神经病,戚塬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他找什么小三,就不能是厉怀璟找小三吗?

“塬塬啊,你追厉总追了二十几年,不能到手了,就觉得没意思了啊。”

戚塬觉得自己冤死了,全世界都知道他追厉怀璟追了二十多年,都知道他死皮赖脸的缠着厉怀璟,厉怀璟才回头看他一眼。

第一次见厉怀璟的时候,戚塬五岁,厉怀璟七岁。当时戚家搬到了厉怀璟家隔壁,两家别墅院子挨在一起,厉怀璟七岁看着像个小大人,一本正经的拿着戚塬看不懂的书,坐在院子里看。

戚塬人还没栅栏高了,翻着栅栏就要朝厉怀璟身边去,“你在看什么鸭?”厉怀璟看了眼趴在栅栏上的小糯米团子,没搭理他。

小糯米团子看不懂厉怀璟的脸色,坚持不懈的从自己院子翻了过去,闷声咚的一下砸在了草坪上,动静把厉怀璟吓一跳,心想这小孩别哭了吧。

没想到小糯米团子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土就朝他奔过来。敷的满手都是泥巴的爪子往厉怀璟身上扑,“你在看什么鸭,跟我玩。”

厉怀璟下意识起身躲开了他,小糯米团子扑了个空,倒也没显得有多失望,依旧不肯放弃的去抓厉怀璟的衣服。

戚塬后来才知道,这是住在他们隔壁的哥哥,叫厉怀璟。

厉怀璟的爷爷是军人出身,哪怕家里不再有后辈参军,厉怀璟的爷爷对后辈的教育也是非常苛刻的,厉怀璟从小被教育成了个小古板,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几岁大的孩子。

从小时候开始,厉怀璟就没正眼瞧过自己。戚塬语气中带着不悦,“就不能是厉怀璟找了小三?”

程叔再想八卦其他的东西,戚塬说什么都不开口了,丢下一句,“海底捞的事情,拿上行程啊,下次来给我选址,晚点把钱打到你账上去。”

自从和厉怀璟结了婚,两人的财产都在一起,戚塬这边一划账,李助理那边就收到了信息,“厉总,夫人他转了四百万到这个账户上。”

厉怀璟看了一眼,手上还捏着海岛的地图,“嗯,他买了什么再告诉我。”

程凡破天荒的接到了戚塬的电话,“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睛。”

戚塬被噎的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开口道,“来CT喝酒。”

程凡屁颠儿屁颠儿的往CT跑,自从戚塬和厉怀璟结婚后,缠着厉怀璟更是明目张胆了,连平时和他出来吃饭喝酒的时间都没了。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