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耽美文 小说 小花妖追夫记 by 秋千在时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文案
注意:理想化感情线,一点不纠结
成了精的紫玉兰长在王爷书房的院子里,日日相对,小花妖芳心暗许,一定要勾了瑞王做夫君n(*≧▽≦*)n
府里出了个小花妖,瑞王一见倾心,捧在手心里宠起来,背上背着,怀里抱着,嘴……嘴里啃着……
众宫人:Σ( ° △ °|||)︴
温柔宠溺王爷攻VS哭包软萌花妖受

本文包含如下:
陆质:我家小花妖真可爱,想亲亲
我家小花妖真好看,还想亲亲
……的日常

瑞王边谈恋爱边打怪,甜宠升级流,不纠结不虐~半养成
朝代架空,双儿生子、花树成精、男男可婚,就是个甜文,只为博君一笑,难经考据^ ^
排雷:弱受
1v1,he,甜文,有多甜:不甜你打洗我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质,紫容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紫玉兰长在皇子陆质书房的院子里,成了精,心性单纯可爱。在日夜相对中,对俊郎的皇子情根深种,因而化出一个漂亮的少年样,在某一天夜里,病怏怏被皇子捡了回去。他不谙世事,软萌又漂亮,时而泪眼汪汪,满心只有他的陆质。慢慢地,一点点捂热了那颗看惯了权利倾轧的皇子的心,被好好的娇宠了起来。那一年,新搬进景福殿的少年郎将视线在紫玉兰身上停留片刻,无声拨动了小花妖微弱的灵息。自此多年,书房里,窗台外,日日相对,缘分早已注定。树下的一瞥,倾的是一人一花的心。花妖对陆质,是百分百的专注和牵挂,陆质对花妖,是一心一意的疼惜和宠溺。从今日起,在此地结发为夫妻,过经年,犹恩爱两不疑。一生一世一双人,他们的日子,还有很长很长。

第1章 捡到一只小花妖
  陆质面过圣出了御书房,两个小太监一路将他送出承明宫。等守在宫门口的小厮迎上来,赶紧把烘在暖炉上的大氅给他披上,才躬身回去。
  剩下短短的一段路,侍卫跟着他疾步往景福殿走。
  春光正好的三月天,宫墙内外开了一溜知名的不知名的花,一树又一树粉的白的,攒成一团好不热闹。
  可是陆质心里惦记着景福殿里可能还在发热的小花妖紫容,并无赏景的兴致。
  这事儿还要从五天前的掌灯时分说起。
  天色渐晚,严裕安在书房门外轻声问要不要传膳,当时事情正好谈的差不多,三皇子陆宣也急着回去看他刚出生没几天的儿子,便顺势告了辞。
  陆质和严裕安一起送他出去,然后严裕安去叫人传晚饭。陆质反身折回书房,便眼睁睁看见从书房窗外的树里跌出个人来。
  自打陆质搬进景福殿,他书房窗外的紫玉兰便一直没开过花。
  过了这几年,今年才像是憋不住了一样,从三月初就开始攒着劲儿地冒花骨朵儿。
  不过五六天,精致的紫色花朵就开了满树,带着紫玉兰的香气也蔓延了整个小院。
  所以最近陆质每次进院子,都会下意识往紫玉兰那边看一眼。
  虽然天色昏暗,但有个人影儿从树里跌出来总不会是眼花。
  就是再奇怪,那跌出来的人嘴里哎呦了两声,也该信了。
  当时陆质只当是哪个宫不长眼,派来探消息的小厮。
  他没打算理会,只等严裕安来了分派。树后面那人却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声音不大,细且弱,但院儿里静谧,听着格外真切。
  陆质走过去,却见一个光着身子的少年。树影下比外面又暗了一个度,少年埋头在膝间,叫人看不见他长什么样,只知道他人影单薄瘦弱,仅有一头长发堪堪遮着裸背和大腿。
  这更奇怪了,陆质半蹲到他跟前,道:“别哭了,你是哪个宫里的?怎么没穿衣服?”
  紫容的抽噎停了片刻,微微抬起头来,缩着下巴警惕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突然凶巴巴地说:“我、我是妖!”
  思及此,小花妖慌乱不已却强装张牙舞爪的样子仿似就在眼前,陆质手中折扇几次挥开又合上,眼里渐渐带上了些笑意。
  他步子迈的大,却走的稳,不会叫人瞧出急切来。虽说承明宫这一片都很安静,只有几乎不会惹人注意的来去匆匆的太监宫女,也要万事谨慎着些。
  快到景福殿,陆质远远地瞧见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小太监。小太监背对他们,不是迎人的样子,便问跟着的小厮:“这是在做什么?”
  小厮恭敬道:“回殿下的话,昨晚上听严公公说要清一清过年的东西,这会子许是在撕对联。”
  说话间走的更近了,那两个小太监看着都大约是七八岁的样子,大清早得了这么个清闲的差事,心里美得很,正一跳一跳的撕。动静是没有,只不过边撕边在你戳我一下,我弄你一下,一时竟没能察觉到陆质的靠近。
  等发现时已经晚了,只能看个跟着陆质的侍卫和小厮的背影。
  两个人吓得瑟瑟发抖,他们进了景福殿大半年,这还是头一回摸到主子的鞋——鞋也没摸到,只跪趴在地上的时候瞧见一眼鞋底子。也没见哪个奴才摸鞋摸的这样不敬,不想活了。
  严裕安在里头的垂花门守着,不知外面两个太监大大失礼的事儿,见了陆质赶紧迎上去,跟在他后面弯着腰回话:“殿下,留春汀小公子醒了。”
  陆质看见他就大约知道了,微微侧头,“嗯。醒了多久?大夫看过没有,怎么说的?”
  严裕安道:“您出门没一会儿就醒了。叫柳大夫来看过,说是无大碍。开了个祛湿养神的方子,让按顿服,过了四月就当大好了。”
  “嗯。”陆质迈进游廊,听见人醒了,原本往书房去的脚步转了个弯,转向留春汀,怪道:“今日醒了没折腾?倒是罕见。”
  以往刚醒的紫容要是没看见他,当真会把人的心哭碎。陆质前近二十年没体会过这样的依赖,奇怪,又说不出的熨贴。
  严裕安听他不是生气,就陪着笑道:“问殿下去哪了,还说要去找殿下。最后让宝珠劝住了,说殿下吩咐的,叫他好好躺着,大好了才能下地。”
  他接着说:“之前老奴说了多少都不管用,说到底,小公子还是只听殿下的话。宝珠把殿下搬出来,虽看着还是不怎么愿意,但真是没再说要出门的话了。”
  陆质心想,能听得进去话,应该是高热退了,不迷糊了。
  自打他进了留春汀,鼻尖就一直萦绕着一股子药味儿。提醒陆质,捡回来的小花妖虽没少折腾人,但他自己受的折腾才更吓人。
  被陆质从书房在的小院儿里抱回来,就开始一味的高烧不止,用什么药都吐,褥子湿了一床又一床,很是凶险了一回。
  绕过一面雕花镶嵌屏风,便是一张海棠式雕花架子床,紫容睡在里面。
  此时床幔还严严实实地掩着,紫容早醒了,却被下人告知陆质交代了不许他下床。
  没法子,他只能百无聊赖的躺在里头,盯着帐顶的素色碧霞云纹发呆。翻来覆去,只有陆质何时回来这一样事可想。
  紫容正愁着,忽听从外到里跪了一片,心知是陆质过来了,他却没急着起身。
  不知怎么的,现在脑子清醒了,不再一门心思只知道要人,想起他早上胡闹的那一通,心里才发起虚来,竟不敢见陆质了。
  他心里惴惴不安,蒙着头的被子突然被人扯了开。陆质在他床前站着,背光瞧不清楚神色,只听见他用稍嫌冷淡的声线说:“刚好一些,这样闷着又不知要出个什么毛病。”
  紫容只当他还要在外间换过衣服才进来,不期然惊了一跳,才慢慢地坐起来,拥着被子把自己裹了,看在陆质眼里傻呆呆的,“你……你不是出去了吗?”
  “出去总是要回来的,严裕安说你早上找我了?若是无事,便好生养着。”
  紫容苦哈哈地想,果真被卖了,但这也怪不着别人。
  丫鬟在屏风外面回话:“小公子早上还有些烧,服过药半个时辰后完全退了,又找柳大夫来看过,说脉息已稳,好生吃药固着,应当不会反复。”
  陆质心里也轻轻松了口气,再不好,他当真没法子了。
  思毕,他没好气地垂眼看紫容,紫容却会错了意,以为人家欢喜自己呢。连忙往前挪了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握住了陆质的手指头。
  陆质没躲,还是在原地站着,由他握了一会儿,突然说:“确实退了。”
  “嗯?”
  紫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抬头看他。
  陆质反捏了把他的手,再说一遍:“摸着不似前几日那样烫手。”说罢,又打量一番紫容朝向他的脸,道:“脸色也好多了,看来药是对症的,和你身体也不相冲。剩下的,只需你自己好好注意。”
  清醒的紫容觉得今日的陆质对他格外耐心似得,心里的害怕不自觉地少了一些,巴巴地看着他,求道:“我说好些了吧,宝珠姐姐还不信。就让我下去吧,行不行?”
  宝珠原是陆质的大丫头,这几日调过来专门伺候紫容,这会儿就在屏风后面守着。听见紫容叫她是“宝珠姐姐”,心里头大叫小祖宗。
  人后教了他多少遍,仍是记不住,在殿下跟前,都是奴才,哪来什么姐姐妹妹?
  陆质倒是没抓他这个话头,沉吟片刻道:“也罢,只躺着也没精神。留春汀一共三层门,别乱跑,想也凉不着你。”
  有了这个话,宝珠赶紧拿了紫容的衣服来,绕进屏风里面,替他穿上。
  陆质走到窗前站着,看宝珠温柔细致地给他穿衣。紫容也乖,抬手抬脚全听指挥,不像五天前刚捡回来时那样折腾,有力气动弹了就坐起来张着手要他抱,别人一概不要,没力气就躺着呜呜咽咽的哭,嘴里叫着陆质的名字,但偏浑身发着热,吃什么药都不管用,让人不忍心对他发脾气。
  胡闹的时候惹人心疼,乖巧的时候也分外可爱。
  紫容不知道陆质心里这一番品评,很快穿好了衣服,便跺跺脚适应鞋子,跑到陆质跟前让他看。
  是真好看。陆质心中闪过面如桃花四个字,却又转念一想,这人不就是朵花么?只不过是朵喜欢哭哭啼啼的紫玉兰。
  他放下茶杯,道:“行了,你好好养病。你们伺候着,别再让你主子受凉。”
  后面半句是对这满屋下人说的,但只有宝珠有资格福身毕恭毕敬地答:“是,殿下。”
  在景福殿待了五天,紫容再傻也知道陆质这是要走了。
  这些天陆质不在的时候,宝珠给他教了些规矩。只是紫容对此一窍不通,学的也乱七八糟。听了陆质的话,即刻跪下了,还不伦不类地求:“你带我一块好不好?我想跟着你,求求你了!”
  可不就是不伦不类么?有谁敢对着主子你来我去的?但又偏生是跪着的。
  陆质失笑,弯腰将他拉起来,跟着陆质来的小厮忙上来拍紫容腿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陆质无可奈何地道:“怎么好好的就跪下了?”
  紫容有些心虚,想定是用错了规矩,嘴里磕磕绊绊地说:“求、求人不就是这样的么?跪下……跪下求,求求你了……”
  “谁教的!”陆质忍不住笑,又说:“我看也不是别人教的不好,是你学的不伦不类!”
  紫容不管他说什么,只看他笑了,胆儿又肥了些。挨过去磨蹭,话音里带着些粘腻的埋怨:“你又要去哪儿?不是早上刚出门回来么,怎么回来又要走?”
  陆质还没开口,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你这里太大了,我听宝珠姐姐说这个屋那个屋的记都记不住……我不能和你待在一块儿么?”
  陆质的严厉被他刚才的一通求磨去不少,也没空再训他这一番话又有几处不合礼出。
  想来今日没什么大事,自己心里也愿意让他跟着。本来顾忌紫容刚从病榻上起来,怕再受了风,但看他是真不习惯,神色总是凄惶的,怕被丢下似得,说的话也总是犯忌讳。
  陆质有些心软,与其费心让人给他教规矩,倒不如先待在自己身边。就在书房伺候就行了,也不怕他出去冲撞了外头的什么人。
  想罢,定了这个主意,见紫容满眼期待和焦灼,陆质的脸色忍不住柔和许多,道:“我这会儿要去书房,你会不会伺候笔墨?”
  因紫容才刚来没几天,所以这屋里没几件他的衣服,眼下又怕出去一走动就着了风。宝珠正愁着,陆质便把自己身上来不及换下的大氅解了,给紫容系上,见紫容还没反应,含笑道:“傻了?”
  紫容才知道这是应了他,用力点头:“我会我会!”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