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彩虹纯爱文 小说 月半温柔 by 甜鱼鱼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月半温柔 限
小可爱被迫强迫清冷男学生
甜鱼鱼
发表于3 months ago 修改于19 hours ago
Original Novel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现代 – 治愈 – 校园
暗恋

林好暗恋好学生杨青,

后来他发现杨青很穷,

正好林好还挺有钱的。

林好只是想对杨青好,

但杨青不想欠他人情。

杨青提出用身体还债,

林好:?

双向治愈

杨青x林好

斯文败类攻x小可爱痴汉受

@不要说话唷0_0

01
林好躲在讲台桌下,手里握着一枝钢笔,他痴痴地盯着这把笔,一只手拉开校服拉链,停了停,撑着地上小心翼翼地慢慢扯下运动裤,露出内裤边,再往下拽,露出过于苍白的皮肤。他声音很轻,不敢惊动教室里胆大的两个人。
他刚刚在教室里擦黑板,走廊里忽然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像衣物的摩梭声。
透过窗户见到那个人扬着脸,修长的手指捏着女生胸前的软肉,他的手指竟然比胸肉更雪白。
林好的脸变了又变,唰得转白,随即红透了,鬼使神差之下,林好弓着腰,在女生推开门之前,钻进了讲台桌之下。
在狭小的空间里,林好清楚地听到自己雷鸣般的心跳声,听见女生遏制不住的呻吟声,她声音有种故作的娇和勾引。
林好不禁握紧了口袋里的偷来的钢笔,笔的主人就在身后,冷着脸在女生身上发泄欲望。
他曾经多次梦到那张脸,想得心脏又软又酸,此刻却有撕扯感充斥心间,他忍得牙齿都在发抖。
忽然,杨青冷声说:“别亲我。”他的声音饱含不耐,女生向他撒娇也不理,只得悻悻地又扯开嗓子呻吟,才过了会儿,女生又娇声问杨青怎么了,她委屈地说:“你为什么不碰我了?”
“你叫太大声了。”杨青说,“我硬不起来。”
女生竟然有些惊喜,“你想做吗?”
杨青回:“不想。”
“那你硬不硬都一样。”
“不硬没兴致揉你胸。”
他语气这样差,女生也有些火了,“你态度这么差,到底还想不想要钱?”
她提到钱,空气一瞬间凝滞了,林好睁大眼睛,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像触到什么的边界,后面响起拉链滑动的声音,杨青说:“那算了。”
脚步声刚响了两下,女生叫住他,“你别走,我小声点就是了嘛,干嘛那么较真。按说好的做,钱一分也不会少给你。”
再次提到钱,这次的脚步声更轻盈,像女孩子的脚步,她似乎扑到杨青身上,却被他轻轻推了下,她抱怨了一句,不久又传来她的呻吟声,确实压下去不少。
林好心想,女生的呻吟里好似掺杂了些什么,他着意去分辨,是杨青的喘息声,似有若无,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林好意识到的第一秒,顿觉地上像着了火,烫得他坐不住,一时间全身上下的血液往两处奔腾,一处往上,一处向下。
杨青哑着声说,“别碰。”
女生声音也哑,女性的色欲有时比男性更加强烈,为色所迷的绝不只是男性。她说:“再给你五百,你让我摸一摸。”
“我说了别碰。”杨青声音冷了些,女生也感觉出来了,她再次作罢,教室里一时间只剩下女生的声音。
女生说,“你再叫几声,像刚才那样,我比较有感觉。”她又补了一句,“她说,你是答应这个的。”
她?
这到底牵扯了一些什么人?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好在杨青的喘息声里,慢慢掏出口袋里的钢笔,他盯着笔,小心翼翼地半褪下裤子。
林好的性器已经硬了,前端把内裤顶得湿淋淋一块,他慢慢往后倚,拨开穴口外的布料,送进去食指,他的穴似乎习惯了插入,很快让食指顺利顶入。
女生说:“你腿拿开点,我要自慰。对了,你自己撸一发总可以吧,加两百,我想看你自慰。教室里的监控早坏掉了,我刚刚还确认过,你放心。”
林好停住动作,穴肉立刻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他竖起耳朵,红着脸听杨青的答案,最后听见他说,
“行。”
食指不受控地蜷缩了一下,碰到穴内某处,林好浑身一道电流蹿过,敏感地渗出一些肠液,浸湿了他的手指。
林好死死咬住下唇,守住任何可能发出的声音。
他的侧脸抵着木板,整张脸红扑扑的,开始出汗,借着女生再起的呻吟声,一点一点沉入中指。
杨青的喘息声变得沉了,清冷的音色坠入情欲中,染上喑哑和快慰。
林好的呼吸也更急促,他半张着嘴,臆想出杨青的脸就在眼前。
照他的性子,绝做不到把性器裸露在外,他应该把手伸进校裤里,把裆部撑起来很大一块,雪白的手指松松套弄着勃起的性器。
杨青的掌心是有薄茧的,比起脆弱娇嫩的那儿,显得粗糙的手掌轻轻摩挲……
目光或许会避着女生,或许落在地上,又或许看向正前方,只再往下稍作偏移,便落到想着他自慰的自己身上。
清亮的液体淌得他半个屁股都是,光想到这一点,已经足够他高潮。林好抽出手指,撑开肉穴边缘,冰凉的笔身很快没了进去。
杨青曾经握着它写字,灵巧的手指转过它,他想题的时候有咬笔头的习惯,他的手,他的舌尖,他的牙齿,他面无表情的脸。
女生的声音越来越响。
林好却只能听到他的声音,他握紧笔,滚烫的体温仿佛要把它烫化了留在体内,留住他的手,
他的舌尖,
他的牙齿,
他的脸,
他的声音……
留住他……
.
张娅放肆地呻吟着,视线紧盯着他不放,杨青心里不适,但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他仰着头,半靠在墙上,脸侧对着她,让她只看到他的侧脸和上下滚动的喉结。
情欲越蒸腾,烧得他越清醒,他一半欲火正盛,一半又仿若隔岸观火,冷眼看着躯壳沉沦。
或许是排斥感作祟,无论他怎样抚弄性器,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张娅的呻吟声太张扬,不合他的性癖。
他喜欢隐忍的、仿佛要哭出来一样的呻吟声。
这样的想法刚划过一瞬,他似乎听到了幻想中的声音,合着似有若无地粘腻的水声,那呜咽声很低、很轻,阴茎在他手心凶狠地跳动了一下,一大股精流喷涌而出。
杨青皱着眉,伸手去够自己抽屉里的纸,擦拭手指的时候,仍然搞不清刚刚是幻觉,还是现实。
说是幻想又太真实,但现实怎么可能如此荒谬?这偌大的教室间只他二人胆大包天。
杨青发泄完,一句话不说,坐在自己座位上收拾起书包,张娅显然很无语,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撇了撇嘴,朝他要了几张纸。
她擦内裤的时候,忽然听见杨青操了一声,她第一次听见他骂脏话,竟然也觉得赏心悦目。但他冷脸起来就不太好对付,张娅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冷冷地说,“丢了把挺喜欢的笔。”

第一章是肉必须勾“限”,我尽量多ghs,只能说尽量。冲着肉来看的还是斟酌一下哈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