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彩虹纯爱文 小说 应激性渴爱症 by 荧夜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应激性渴爱症》作者:荧夜

  温柔腹黑擅长养猫逗猫叔叔
  ※主角受
  ※主角喜欢穿女装
  ※年上攻
  以上如果ok
  ↓

  一、

  顾常昭打开衣柜,里头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衣物。
  他看了几分钟,挑出几件衣物后,一一穿上,先是白色的衬衫,接著是深色丝袜,最后是一件淡粉色的短裙,外头再穿上浅灰色的针织外套。穿好衣物后,接著是一些小饰品,而后戴上假发,反正不会拍到脸,所以他也没有化妆,来到房间角落,在空空如也的墙角坐下,拿起手机对自己拍照。
  先拍了几张普通的照片,接著是上衣衬衫钮扣被解开一两个,针织外衣也从普通的穿著改为从肩上半滑落的样子,又拍了几张后,最终是丝袜脱到一半裸露出膝盖的模样,丝袜脱下后,短裙还能盖住下身,但调整姿势,从侧面稍稍露出大腿根部后,他又按了几下快门。
  一切结束后,顾常昭将身上的女性衣物换下,假发也扔到一旁,打了个喷嚏,连忙穿上厚实的衣物与牛仔裤,三月的天气毕竟还相当寒冷。
  他将手机里的照片传到电脑中,确认没有拍到任何不该拍的东西之后,便开始编辑图片,用上美化效果,又刻意将照片调得朦胧一些后,随即在每张照片周围都打了几颗粉红色草莓的浮水印,上传到自己的部落格中。
  部落格的背景底色是浅粉色,文章下则是一片白色,顾常昭熟稔地将编辑过的图片一一上传,在照片与照片的间隙加上几句“今天的人家可爱吗”之类的话,后头还不忘附上多个爱心符号。虽然这怎么看都太过肉麻,不过吃这一套的人其实一点都不少。
  将文章发出去后,果不其然,开始有人留言,普通的留言多半是称赞他可爱,而私密留言说的多半是些不堪入目的言语,又或者是邀约他出去见一面之类意图昭然若揭的留言,顾常昭看了几眼便关掉了部落格,点阅率一直在上升,这也不是坏事。
  从去年以来,他开始在网路上张贴自己的女装照,当然并没有让别人知道他是男人,再加上他还是高中生,身高普通,皮肤白净,但肩膀偏窄,手臂与小腿的线条也比一般同年纪的男性柔软,因此那些留言大多以为他是货真价实的女生,顾常昭在部落格上张贴了广告,时不时撒娇几句,拜托众多网友们点一下广告,然后再藉著感谢大家点广告的名义稍微贴几张裸露尺度大一些的照片,便是靠著这种行为赚钱。
  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不过以零用钱的标准来说已经足够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能够满足他自己不能说出口的阴暗心理,比如——明明不是真正的女生,只是穿了女装,但是居然没有人看出来,真蠢——之类的诡异优越感。
  不过看不出来其实也不能怪那些人,顾常昭在网路上一向小心,张贴女装照的部落格用的帐号与其他社群网站的帐号是不同的,拍照时也总是谨慎地检查有没有拍到不妥当的部位,网路上的匿称是“梦幻公主小草莓”,再加上他一向觉得裸露得太多反而过于廉价,因此自拍的照片中一向矜持,竭力营造出可爱清纯但偶尔又会稍稍露一点大腿或锁骨表露些微性感的风格,做到这种地步,要是还会有人心生怀疑,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因为是一个人独居,所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用网路购物购入女装乃至于穿著女装自拍时,都完全没有被人察觉,就算是快递也以为他是替家中的姊姊或妹妹收件,从最初的忐忑紧张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这件事早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其实他也并不是真的很缺钱,但用这种事情打发时间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顾常昭注意到什么,看了萤幕一眼,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那是一条新的留言。
  ——想看你的脸照,贴嘛贴嘛贴嘛……要怎么样才能看到呢?拜托你了,我真的很喜欢你,永远都不会改变,好想认识现实的你,跟
  我在一起吧……
  好烦。
  真的烦死人了。
  不知道这是第几条留言了,但从过去几周以来,同一个ID的留言已经频繁到开始让顾常昭感到困扰,虽然是私密留言,但是对方似乎完全被部落格中的他迷住了,不仅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想看长相的要求,甚至在他委婉地以“不想让现实生活中的人发现”为理由而拒绝后,还死皮赖脸地一再做出同样的要求,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会将他的脸照贴到网路上。
  不管怎么说,顾常昭既不相信对方的话,也没有答应的打算。
  如果每个人都能说话算话的话,那网路上到处流传的那些自拍性爱影片又是哪里来的?再说他根本就不是女人,虽然穿女装还没问题,但他的长相是偏清秀的类型,一点也不阴柔,根本无法只靠化妆蒙混过去。
  眼看留言持续增加著,顾常昭有点烦躁,索性打字道:“要是给我十万就让你看脸照。(笑)”而后顺手将自己的银行帐号也给了出去。
  这句话怎么看都像是在骗钱,这样一来,对方至少会打消这个念头了吧?其实从对方的留言看来,顾常昭觉得对方的年纪大概跟自己差不多,或者比他更小一些,这种年纪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张照片拿出十万?用膝盖想都知道不可能。
  他关了部落格网页,顺手打开购物网站。自从开始穿女装拍照,他才知道原来女性的服装有各式各样的款式,琳琅满目的程度完全不是男装可比,不过这个月的零用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再多支出的话,下半个月就得被迫靠吃泡面过活了。顾常昭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关掉了网页。
  隔天顾常昭照旧出门上学,去超商时发觉皮夹里只剩几百元,索性在超商内的ATM领钱,当他看到萤幕上的余额数字后,不由自主地愣住了。帐户中竟然真的多出了十万,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放学后匆匆回到住处打开电脑,那个不断留言纠缠的网友又一次留言道:“钱已经转帐过去了,拜托让我看脸照嘛!真的不会流传出去的!我喜欢你……”
  ……看来对方确实相当有诚意。
  顾常昭所谓的诚意,当然不是那些多余累赘又烦人的留言,而是整整十万元。
  虽然这十万元的来历让人多少有些担心,但是对他来说也确实令人心动,现在使用的电脑是几年前买的,已经有些旧了,再说也想买新的机械键盘,还有女装……最近差不多快到换季的时候了,购物网
  站上也开始了一波又一波的购物优惠……
  即使他并非相当缺钱,但是谁不喜欢钱?况且他开始经营这个部落格,利用点广告的方式赚钱,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不想跟家里拿钱,最近几个月开销比较大,他前一阵子也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去
  找打工……
  顾常昭只花了几分钟就决定该怎么做。
  既然对方要看脸照,那就让人看,况且对方既然能毫不犹豫地转帐,那就表示这十万之于对方根本不算什么,再加上如今还留在网页上的私密留言,他留了个心眼,将两人前后对话截下图片保存在电脑里,以免将来被告诈欺,也算是有个证据。
  做了决定之后,顾常昭换上了自己衣柜里看起来最夸张的那件歌德风洋装,戴上了黑色的假发,用酒红色的缎带装饰假发,接著为了应景,在脸上化了烟熏妆,因为不会还开电脑用Google搜了一下大致的化妆流程,等一切结束后,他看著镜子里那个嘴唇被涂上一层鲜红唇膏的人,也几乎认不出来是自己了。
  为了让自己的五官留下的印象模糊一点,他刻意将妆容化得很浓,脸上的粉抹得很厚,白得像鬼一样,而眼妆与唇膏则力求浓重,现在看来,效果似乎相当成功。他拍了几张照片,悄悄地传给了对方,还特地用撒娇的口吻告诉对方这是第一次给出脸照,千万不能外泄,要不然就不理会对方了。
  片刻后,在他对著镜子卸妆时,对方的回应也出现在网页的私密留言上了:“好可爱!跟我想像的一样可爱!照片绝不会让外人看到的,请答应我的追求,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顾常昭对这语焉不详的留言不以为然,不过既然对方相当满意,那这桩交易也就到此结束了,要是对方提出更多要求,比如见面或者视讯,他根本不可能答应。
  他兴致缺缺地关了电脑,想起了其他令人烦心的事情。
  顾常昭今年十七岁,高中三年级,距离毕业只剩一个学期,但前几天学校推荐入学放榜之后,他已经确定上了第一志愿,现在其实也是闲著没事,每天去学校不过就是坐在最后一排看自己带去的书,无聊到了极点。虽然想找点事情做,不过学校并不鼓励打工,用这种理由向学校请假大概不会被允许,再说导师知道的话可能会约谈家长,而这绝对是最糟糕的展开。
  他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
  在寄出那张浓妆脸照,而对方表达过强烈的喜爱之意后,顾常昭便没有再理会对方频繁的留言,心安理得地买了新的电脑,还有之前一直心心念念的C牌机械键盘,此时又恰逢购物网站的春季折扣,他买了不少新衣新鞋,男装女装都有,又买了几样中价位的化妆品,于是这笔意外之财便去了十之八九。
  将钱都花得差不多后,他隐隐有些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几天后,某个阴冷的假日,有人敲响了他住处的门。
  顾常昭住的地方是公寓式的出租套房,一楼大门需要钥匙才能进来,所以敲门的人通常不是房东就是邻居。顾常昭心中没有生出疑惑,之前有住户反应过光纤网路不稳的问题,房东大概是为了这件事过来的,于是他毫无防备地打开门,登时愣住了。
  外面站著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约莫三十岁上下,非得要说的话,大概可以划分到好看的范畴之中,但那张脸上相当陌生,既不是房东,也不是邻居中的任何一人,因为身高的差距,他不得不仰视对方,陷入了困惑。
  “请问你是……”顾常昭微微迟疑。
  男人撇著唇笑了,“你就是‘梦幻公主小草莓’?”
  对方特地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读音,顾常昭脑海中一片混乱,一时之间手脚无措,打从心底感到一股寒意,后颈上跟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浑身变得僵硬,男人似乎没有察觉他的紧张,自顾自地道:“还是进去说吧。”说著,也不等顾常昭同意,迳自踏进门内,随即反手关上了门。
  屋内只有一张椅子,男人看了一眼,随即在椅子上坐下,又瞥了顾常昭一眼,“怎么了?快坐下啊。”居然是一副反客为主的架势。
  顾常昭好不容易从愕然之中清醒过来,顺著对方的话在床沿坐下,心中忽而升起一丝警戒,不禁冷冷道:“请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姓沈。”男人饶有兴致地望著他,那视线近似端详又像打量,似乎想仔细研究他身上的每个部份,那目光令他有些不舒服,“之所以特地过来一趟,是为了你从我家人那里骗去的十万元。”
  “我没有骗钱。”话说到这里,顾常昭很快便明白对方的来意,但却没有因为对方的声势怯场,而是平静道:“那是对方自愿给我的。
  “
  “不过你怎么看都不像是女人啊。”男人反问。
  “……”
  “他当初是以为你是女人才给钱的。”
  “……”
  顾常昭无话可说,微微垂下目光,绞尽脑汁思索该怎么为自己辩护。
  “那十万元是他从我这里骗走的,理由是要缴补习班的费用。”
  男人笑了笑。
  到底是哪里的补习班居然这么贵是骗钱吗果然是骗钱吧——他忍
  住没让这句话脱口而出,意识到对方这句话传达的讯息,给他十万的那个人果然还是需要去补习的年纪,一时不免有点心虚,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那又怎么样,沈先生。”
  “他骗了我的钱,却没有去补习班上课,而是不假思索地给了一个在网路上假扮成女孩子的骗子……”沈先生悠悠道,目光中带著一丝近乎戏谑的笑意,“难道我不该把这笔钱追回去吗?”
  顾常昭窘迫地别开眼神,“我不是骗子……”
  “说到这里,我倒是有点好奇。”对方用近似观察动物园中的保育动物的目光打量著他,略微迟疑地问:“你是人妖吗?”
  “不是!”顾常昭想也不想便高声否认。
  “你下面那根还在?”男人语气坦然直率,毫不迟疑,仿佛只是纯粹感到好奇。
  “当然还在!”顾常昭开始觉得有些羞耻了。为什么自己非得要回答这种问题……要是早知道那十万元不是那么好拿的,他也不会一时鬼迷心窍收下,结果就是面临这种被质问的窘境。他脸上一阵发烫,几乎要恼羞成怒。
  “你是不是什么‘心理是女人’之类的……”
  “不是。”对方大概是想说性别认同障碍,于是顾常昭又一次干脆地否认。
  “所以,你并不是想要成为女孩子,只是喜欢穿裙子,而且兴趣是将女装照贴到网页上让同性看?”沈先生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思地望著他。
  被对方这么一说,听起来反而更变态了。顾常昭脸色阵青阵红,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闭上了嘴,凝视著对方,等待男人接下来的话。
  “我只是为那十万元来的,你将钱还我,一切就结束了。”沈先生道。
  他张了张口,终究还是只能有气无力道:“我已经花掉了……”
  听到这句话,男人始终带笑的神情也不禁微微一怔,“全部都花掉了?”
  顾常昭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满心的悔恨实在难以诉诸言语,终究化作了僵硬的神情。在这之后,彼此都沉默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方才又一次开口。
  “我本来还想如果是女孩子,可爱地向我哭著求饶的话,那十万也就算了,不过你却是这样……”沈先生将他从头打量到尾,又从脚趾看到头脸,目光遗憾,分外沉重地摇了摇头,“怎么看都不能放过你啊。”
  “你这是差别待遇!”顾常昭难以置信地抗议。
  “嗯,没错。”沈先生干脆地点了点头,“我本来还想到底是多可爱的女孩子,竟然能让他不惜一切编造谎言从我那里骗走十万,没想到却是这样,我也很失望啊。”
  顾常昭听到这段话,不禁冷笑了一声,思绪渐渐地飘到了远方。
  男人本来就是如此愚蠢的生物,只要对方足够可爱,又或者懂得用甜蜜温柔的语气撒娇,不管是谁都会上当的,就算察觉自己上当的事实,但多半也会干脆装作不知道,因为可爱就是正义,可爱就是一切,大部分的女人就是如此狡猾,用假面具哄骗男人,而男人只会沉浸在这样的幻象中……所以他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反正网路上的那些人大多都沉溺在他扮成女装的假象中,极力称赞“她”可爱的大有人在,根本没有人发现他的真面目,顾常昭一方面为此感到得意,一方面又觉得悲哀,现在还因为男性身分暴露而不得不被眼前的男人奚落,对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理直气壮地用那种看异类一般的微妙目光看著他,怎么想都十分令人不快。
  想到这里,他抿了抿唇。
  “我知道了。”顾常昭冷淡地道,“那十万就算是我欠你的,借据也会写,之后一定会还给你的,这样行了吧。”
  语毕,他正想出声送客时,却听对方道:“你在生什么气?”
  顾常昭一怔,下意识抿紧了唇。
  “被欺骗的人不是你,被玩弄感情的人也不是你,你为什么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
  “说谎。”
  在对方笃定的言语与探究的目光下,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别再用那种看变态似的目光看我了!我自己也知道这样很变态啊!都已经承诺会还钱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先前压抑著的羞耻与恼怒在这一瞬间像岩浆一样喷涌而出,顾常昭浑身流淌过一阵令人忘却理智的热流,几乎不记得必须呼吸。
  沈先生有些吃惊地望著他。
  被那样打量,顾常昭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霎时别开了目光,匆匆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要说就快点……”
  “你脾气真坏。”男人下了结论。
  “明明是你不好!”他不假思索地反驳。
  “……什么?”对方明显一愣。
  “真是抱歉啊我不是可爱的女孩子让你失望了!”他不禁吼道。
  室内一瞬间陷入寂静中,片刻后,却听见男人低沉的笑声。
  顾常昭感到难以理解,“你笑什么……”
  沈先生笑了笑,仿佛对他激烈的怒气并不在意,自言自语道:“虽然不是女孩子,不过你这副模样倒是很像小孩子呢。”
  “少啰唆。”他愤愤道。
  将郁积的情绪发泄过后,顾常昭的神色已然不如先前僵硬。
  两人对看一眼,顾常昭抓了抓头发,烦躁道:“都说了会还钱,你到底想怎——”
  男人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是高中生,我没弄错吧。”
  顾常昭一怔,“那又怎么样。”
  “你要用什么方法还钱?”对方似乎想了想,“跟家人要钱?”
  “当然不是!”他回答之后,才察觉自己其实不必说出实话,下意识摆出戒备的态度,“不干你的事,我一定会还钱的。”
  “我只是好奇你要用什么方法还我十万?”男人上下打量他,那目光带著一丝戏谑,“凭你的年纪,就算是去便利商店打工,以一小时一百一十五元的最低薪资计算,至少也要工作——”对方顿了一下,“——八百七十小时,才能还清这十万元,以每天八小时打工计算,大约要工作三个半月,而且是在完全没有休假的情况下。”
  顾常昭听著对方的话,脸都青了。
  他手头上剩余的钱是接下来几个月的生活费,所以不能随意动用,买来的商品几乎都已经拆开使用,也过了能够退货的时间,网路上的收入又是杯水车薪,要偿还这一时鬼迷心窍花掉的十万,自然必须去找别的工作贴补。然而对方刚才说的话异常直接,他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光是每日白天工作八小时这一点就做不到,他还得去学校,总不能去应征大夜班,每晚熬夜工作吧?
  “这还是最好的情况。”沈先生不疾不徐地道,“也不是每个地方都会雇用你这种年纪的学生,况且你还要上学……”
  “你到底想说什么。”顾常昭望著对方,不禁烦闷地道。
  “你是C中的学生吧?”对方悠悠问道。
  “你怎么知道!”顾常昭一愣,登时警戒起来。
  “制服就晾在阳台上,这里看得到。”沈先生答得轻易。
  顾常昭咬了咬牙,“那、那又怎么样……”
  对方先前既没有提起要联络家长,也没有说要报警,却突如其来地提起了学校,他原本已经冷静下来的脑海中又生出一丝慌乱。
  顾常昭读的学校既是男校又是名校,所以才能理直气壮孤身一人来到外县市求学,因此也更加不想让学校里的同学或老师得知自己有穿女装的癖好,万一这件事暴露出去,被他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还是小事,在即将毕业的最后一学期才开始遭到同学霸凌,未免也太可笑了。
  即使现在社会开放,但还是会有一部分人对同性恋或所谓的娘娘腔抱有偏见,甚至时不时以言语侮蔑,顾常昭也曾瞧见学长嘲笑外表言行都较为阴柔软弱的学弟,在这种都是男人的场所总会有这种事情,即使是军队或监狱也不例外。
  顾常昭并不是害怕被揍或被欺负,就算只是言语的欺凌与侮辱,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够默默忍受下去,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得到理想大学的通行券,如果因为这件事暴露,万一跟别人起冲突又被学校记大过的话,自己尽全力才上榜的第一志愿说不定会全盘落空,那他便再也没有在外地求学的理由了。
  他想到这里,不禁咬了咬牙,心情愈发沉重,几乎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所以,我有一个提议。”沈先生凝视著他,目光中仍带著一丝笑意。
  “提议?”他茫然地回应,忽然想起自己欠下的十万债务,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要是对方强迫他去援助交际或成为男公关来还债该怎么办?凭著自己的外表,打著现役C中资优生的名号,肯定能延揽到不少客人。
  他从先前的愕然紧张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对方虽然衣冠楚楚,但是那副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说到底,如果真的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仅靠著部落格的网址与银行帐号便顺利找到他的住址?
  顾常昭忽然意识到自己或许犯了开门揖盗的愚蠢错误,脸色霎时微微发白。
  沈先生端详他的脸孔,点了点头,迳自道:“虽然是有点辛苦的工作,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可以胜任……”
  ……来了,这肯定是妈妈桑诱骗缺钱女高中生下海接客的开场白。
  顾常昭冷冷道:“就算我喜欢穿女装,也不代表我喜欢男人。不管你有什么奇怪的念头,还是省省吧。”
  对方微微一愣。
  顾常昭以为自己拆穿了对方内心的想法,心中愈发紧张,悄悄拿了手机准备随时报警,同时出声引开对方的注意力,“就算欠了十万,我也不可能下海接客,你死心吧!再说我还是未成年人,不管是逼我卖淫还是跟我上床都是犯法的——”
  “你以为我是鸡头?”沈先生忽然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难道你不是吗?!”他以毫不输人的气势反问。
  “我不是。”
  “口头上说说而已,谁会信你。”
  沈先生倒也干脆,立即从善如流地拿出名片夹,抽了一张给他。
  顾常昭抬手接过,不服气地瞪了对方一眼,又望向名片,登时怔住了。名片上印著的公司是近年来逐渐在业界崭露头角的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长曾是他们学校的校友,前年校庆曾经来学校演讲过,顺便还捐了一笔数额不小的款项,如果对方真的在这间前途光明的公司任职的话,怎么看都不会是鸡头……不,还不能排除对方下班后兼职鸡头的可能性。
  对方叹了口气,“这下你明白了吧?”
  他有点心虚,但依旧嘴硬,“就算有名片,也不能证明你是好人。
  “
  “就算我不是好人,你欠我钱也是事实。还有,我看起来像是准备逼你去卖淫的样子吗?如果是的话,我不会一个人过来,反而会多带几个人来,先以武力恐吓你,再软语哄骗你答应,何必像这样坐下来好声好气地跟你谈债务的事情?”沈先生沉痛地叹了口气,似乎觉得自己的人格遭受了污蔑,“要不是发现你还未成年,我就直接报警了。”
  顾常昭听完这段话,察觉自己可能真的是误解对方了,霎时涨红了脸,讪讪道:“那……那你刚才说的提议,究竟是……”
  “我侄子是以补习费的名义骗走了我的钱,你要是想找打工的话,不妨来当他的家教。”沈先生望著他,目光微妙,“不管怎么说,既然能考上C中,你的智商应该还是能够信赖的。”
  顾常昭听到这里,脸色阵红阵青,想到自己先前的误会,几乎抬不起头。幸而对方没有多谈这件事,转而向他要了纸笔,写下借据:“顾常昭兹向沈士琛借款新台币拾万元整,并于民国103年3月3日收讫无误。兹借用人顾常昭同意于103年12月31日前返还前揭款项。
  恐口说无凭,特立此据为证。
  立据人___
  中华民国103年3月15日“
  在对方的示意之下,顾常昭别无选择地接过笔,在借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按上手印。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