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彩虹纯爱文 小说 代嫁 by 风弄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代嫁

第一章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修坐在花轿中,百思不得其解。 
  本来该是妹妹瑶坐在这里的。父亲欠了黑龙堡一大笔钱没得还,黑龙堡的人又听说瑶是一位超级美女,便要瑶嫁他们少堡主抵帐----本来是这个样子的。 
  坏就坏在瑶刚刚与人私订了终身,而那个家伙却是一个穷光蛋---- 
  除了一身好武艺和一肚子的善良外,啥也没有的穷光蛋! 
  更糟的是,父亲居然默许了这件事!还给他们讲说:“你们走吧,我和你哥想办法。” 
  什么办法?瑶走了上哪再去找一个瑶? 
  “大不了让你哥男扮女装,至少拖到你们跑远一点……” 
  这句话象是榔头一般把修敲得眼冒金花,指着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瑶和昆(那个拐了昆的小子)一听登时来了精神,眼中闪着星星偎近修的身边道:“哥哥,(修:喂!臭小子!我未承认你哦!)救救我们吧,你也听过吧,破坏人姻缘会遭马踢呦(修:这是请求……?)。” 
  “对!”老头儿当机立断,“我老汉也跟你们走,”他回头看修,“儿啊,一切就拜托你了!” 
  儿子就没关系吗?修泣血地想。 
  从头到尾修没有说上一句话,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不会有事的!”他“出嫁”前一天晚上老头儿这么拍着他的肩膀这么对他说,“就算有事……(修:什么事?!能出什么事?!)我们会为你烧香的!” 
  说完这句话,他们三个便发挥人性本恶的本色逃之夭夭,丢他一个被雇来的女人们打扮一番(衣服是他自己换的)丢进了狼窟----不!花轿中。 
  呜呜----本来梦想娶五六个美女的说。这下子一“嫁人”,万一被传了出去——那可就真成了梦想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儿,轿子已到了目的地,往那儿一停——基于惯性理论再加上毫无防备,修漂亮地来了个前滚翻出了轿子。晕头转向地站起来,还未看清眼前的物事,喜娘的手便伸过来,将他又蒙上盖头塞回了轿子里。 
  “歹势呦,阿拉未见过哩,这么出轿子的!” 
  他听见喜娘嘟哝,不由恶向胆边生,心道:“这便歹势了?那你若知我是男人岂不惊死!” 
  想归想,他还是谨记老爹的话:能拖便拖,拖不过再跑,一定要为他们尽量争取时间。 
  于是他乖乖任人摆布,下轿,牵绫,拜堂(修:呜呜呜……我的人生完了……),送入洞房—— 
  所有的人都在前亭喝酒,洞房中只有喜娘和几个丫环在,听着喜娘絮絮叨叨的“新娘教育”,修心里的火便一层一层冒上来了:这可是攸关我一生幸福的大事啊!最美好的机会!(逃跑的机会)你居然敢阻挡大爷我…… 
  “喜娘,”他嗲声嗲气地开了口,其声之恶心可当杀人凶器之首,“人家有些累了啦,让人家休息一下可好?” 
  话未说完,鸡皮已落得满地都是。 
是呆了一下,随即笑道:“阿拉明白,阿拉明白,夫人当然累的啦,等到今晚只怕会更累哦,呵呵呵……” 
  喜娘带着丫头退了出去,留下修一个半天说不出话来——累!累!?今晚?什么啊! 
  危机!大危机!修得出结论,若是在新郎回来之前他没跑掉,他将死得很难看! 
  迅速脱下身上的嫁衣,霞帔,凤冠,露出里面的夜行衣(嘿嘿,我准备周全吧!)奔到窗前一看——妈呀!我毁了! 
  怎么哪?这里需要说明一下,黑龙堡是一家归属于墨城境内的大户,而那时的大户们都有一个讨厌的习惯——喜欢建“高阁”(就是类似于竹楼的建筑),好死不死的,这间喜房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高阁”! 
  我的幸福啊1谁来还给我!修为自己的命运痛哭流涕,我可不要死在这里 ̄ ̄ ̄ ̄ ̄ 
  忽然,他眼前一亮——这不是有床单嘛! 
  兴冲冲地扯着床单,,修还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暗自得意:哼哼,我简直是天才…… 
  将扯好的床单绑成长条,一头绑在床脚,另一头扔出窗外,长度刚刚好。修满意地点了点头。 
  呵呵呵呵……撒尤那啦(他懂日语……?)啦黑龙 
  堡,咱们永别吧黑家少爷,您可别怪我心狠哪,呀嘿嘿嘿嘿…… 
  一脚踏上窗台,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你在干什么?”低沉的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而对于修来说,这声音之重却不下于一声超级大炸雷。 
  修……(石化) 
  “自由”和“幸福”长着翅膀,啪哒啪哒飞走了。 
  半盏茶时间之后——“啊——”——修发出了惨叫——小小的(反应太慢了)。 
  站在门边的是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伙——至少对于修来说是如此——即使那家伙长得是有够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沉鱼落雁——(咳咳……)修什么也没注意到,除了那男人身上所穿的衣物——新郎的红衣!!! 
  换言之,这家伙就是黑龙堡的少当家,他的债主,他的“丈夫”……不!是“原妹夫”——黑栩! 
  谁来救我啊!修在心中大叫,啊——人生!(他怎么总是只想到这个?)美女!(……原来如此……)OH!MY 
  GOD!(……)黑栩只带着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盯着修,一句话也不说,在他怪异的目光中,修不由自主地浑身打战,直冒冷汗。 
  “啊哈哈”他对黑栩干笑几声,“您好,黑少爷,好久不见了啊,哈哈哈哈……再见!”他转身冲上窗台。 
  你先去疑惑一下下吧,只要一下下,我就可以逃…… 
  下一刻,有一只手攀上了修的左肩,修转头,大叫一声——他是人吗?!这么快就欺近了!!!! 
  “我不记得与你‘好久不见’,你愿意向我解释一下吗?”黑栩左手扣着修的肩,不带任何表情地“问”。 

  “所以,你就发挥兄妹之爱,代妹出嫁?”黑栩已脱去外衣的红袍,只着一身淡青色短打(为什么都在喜服下穿这种东西?)抱着胸站在修的面前。 
  修鸡啄米般点点头,想想不对,又摇摇头,打抖道:“偶……偶系代妹啦,……不,不过不是代嫁吔……” 
  黑栩皱眉,看起来这孩子再抖就要抖到地板上去了。便不耐地扯过他,将他安放在凳子上。 
  对于这件事不爽的可不只修一个,当初黑栩亦不想答应这门亲事,但他父一直在他耳边讲,说他已到成家的年龄,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说那女子美得如天仙一般,他若不要便多么多么的亏(瞧,生意人的嘴脸),他真敢不要的话便与他断绝父字关系云云——这些可吓不住他,可欲擒故纵终于使出了杀手锏——黑栩的母亲,也不知他是怎么说的,把他母亲讲得泪眼汪汪,母亲一哭,黑栩立即投降。 
  ——也该成婚了么,无所谓啦!(人家女孩子有所谓啦!) 
  入洞房之前他想了许多可能:没准那女子会拿匕首作烈妇状,哭死在床上作尸体状,吊在房梁上作贞节状……很当然的啦! 
  他想也许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放走她不必再招母亲哭…… 
  他千想万想,只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喜服和凤冠被乱七八糟地丢在地上,床单被撕得烂烂绑在床脚,没有新娘——甚至没有女人,只一个男孩子攀在窗上作悲壮姿态—— 
  如果是别的男人处于如此境地,必定会痛哭十声以示悲哀,可黑栩不作如此想——他只想笑。 
  男孩子很美——不是南方男孩的阴柔之美,而是带着英气的那种美有种帅气的美—— 
  男孩子很美,不是象女孩的那种美,而是带着英气的那种美,有种帅气的感觉——那是说,他把那一脸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去掉的话——不过黑栩笑的不是这个,而是男孩子对他的反应:首先停下动作;然后,慢动作回头;,再然后,缓缓张开嘴;最后,(半盏茶时间之后)惨叫——濒死的那一种,仿佛垂死挣扎一般。让黑栩非常想笑。 
  然而他终于没有笑,板着脸开始“审讯”他的新娘,而当他明白前因后果之后,他——更想笑了。 
  事实上黑家不是不将道理的,当初并没有要修父亲嫁女还债,是修父一直讲女儿很美,还不得债便嫁女云云,后来他既后悔,给黑家讲清楚便是,黑家又不是儿子丑得寻不得媳……(黑栩:……),可修父啥也未说,不声不响便带着女儿逃了,他逃了也就罢了,竟将儿子嫁到了黑家——那老头儿正格是老糊涂了! 
  黑栩一直不讲话,把修的心提得毛毛的。 
  着黑大人不是气到想杀我吧,,他想,要自救啊!他下定决心。 
  “黑大爷啊,”他使出了父亲教的必杀技第一招,——乞怜,“我们家父亲和妹妹都在翘首等我回去啊,这十几年来就我们三人相依为命,母亲去世得早……” 
  黑栩还是不讲话,只用奇怪的表情看修,看得修心中更毛了。 
  好吧,那就让我使出第二招——哭丧! 
  修往地上一坐,作泼妇状开始拍腿(他稍稍注意了一下音量,否则招来别人就没戏唱了)。 
  “哎呀娘啊,而不孝啊,不留后就得去陪您啊,您等着,而这就去了啊……” 
  哭了半天,黑栩依然不讲话,修觉怪异,偷眼一看,他已转过身去,双肩微抖。 
  修不禁大喜:嘿,你终是上当了吧!被感动了吧!……咦?好象不对?仔细一看—— 
  他在笑!他居然在笑! 
  见这情景,修真个是满心悲愤:别人努力在表演,你却…… 
  无巧不巧的,这会而门砰砰砰地响了起来,外面乱哄哄地有人大叫:“大哥!我们要看交杯酒啦!” 
  “对啊对啊,交杯酒啦!” 
  “我们要看啦!” 
  死定了!修现在只有这个念头,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这群人一进来他就绝对死定了!! 
  他急得满屋子乱转,完全没注意到一边地的黑栩忙忙碌碌在干什么,及至他发现,已是黑栩在帮他穿回喜服,戴回帽子的时候了。 
  修知道自己的表情很傻——张口结舌——从黑栩忍着笑意的表情就看出来了,不过这个暂时不追究,重要的是—— 
  “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 
  黑栩一笑(修:好帅哦!不过不关我事):“不想被拆穿就闭上你的嘴。” 
  修乖乖地闭上了嘴。 
  黑栩打开门,一大群与黑栩年纪相仿的男女蜂拥而入,一见“新娘”立马围了上去,啧啧赞叹。 
  “真是美人呐,大哥,”一个与黑栩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惊叹道,“爹果然未说错哦!” 
  “就是啊”,另一个穿白衣,颇有几分先风道骨的男子亦道,果然是倾国之美貌啊!” 
  其他的人也七嘴把舌地乱附和。 
  听着乱七八糟的说话,修的心里不爽到了极点。什么美人才什么倾国!,修在心里乱骂,尽胡讲! 
  “哎呀娘啊,而不孝啊,不留后就得去陪您啊,您等着,而这就去了啊……” 
  哭了半天,黑栩依然不讲话,修觉怪异,偷眼一看,他已转过身去,双肩微抖。 
  修不禁大喜:嘿,你终是上当了吧!被感动了吧!……咦?好象不对?仔细一看—— 
  他在笑!他居然在笑! 
  见这情景,修真个是满心悲愤:别人努力在表演,你却…… 
  无巧不巧的,这会而门砰砰砰地响了起来,外面乱哄哄地有人大叫:“大哥!我们要看交杯酒啦!” 
  “对啊对啊,交杯酒啦!” 
  “我们要看啦!” 
  死定了!修现在只有这个念头,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这群人一进来他就绝对死定了!! 
  他急得满屋子乱转,完全没注意到一边地的黑栩忙忙碌碌在干什么,及至他发现,已是黑栩在帮他穿回喜服,戴回帽子的时候了。 
  修知道自己的表情很傻——张口结舌——从黑栩忍着笑意的表情就看出来了,不过这个暂时不追究,重要的是—— 
  “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 
  黑栩一笑(修:好帅哦!不过不关我事):“不想被拆穿就闭上你的嘴。” 
  修乖乖地闭上了嘴。 
  黑栩打开门,一大群与黑栩年纪相仿的男女蜂拥而入,一见“新娘”立马围了上去,啧啧赞叹。 
  “真是美人呐,大哥,”一个与黑栩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惊叹道,“爹果然未说错哦!” 
  “就是啊”,另一个穿白衣,颇有几分先风道骨的男子亦道,果然是倾国之美貌啊!” 
  其他的人也七嘴把舌地乱附和。 
  听着乱七八糟的说话,修的心里不爽到了极点。什么美人才什么倾国!,修在心里乱骂,尽胡讲! 
  就在修怒得欲发作时,黑栩过来打了圆场:“喂喂喂,莫欺他了,要看交杯酒哦?喝给你们看就是了。” 
  在这群人的起哄声中,修忍住跳起杀人的欲望,任黑栩搂着自己走向放交杯酒的桌子。 
  修在喝酒时被那许多目光刺得十分不爽,不过这还罢了,毕竟不管怎样,这些人没有无礼行为,但…… 
  修机灵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望向某个方向——某道怨毒得想杀人的目光的来处。 
  他看到了一个孤傲的美人,超级大美人(修:哇!我的梦想——)正在充满嫉妒地死盯着他瞧(修:——破灭了) 
  想来是黑栩的靴下拜臣了,修不无嫉妒地看着黑栩的脸想,既如此还抢人女儿作甚?整个一恶霸形象么! 
  乱起哄的家伙们终于被黑栩踢出门外,那位超级美人也不例外,修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受人瞩目好累哦,要不是昆那小子拐了瑶,我岂会如许沦落!他在心里痛斥昆,却忘了即使没有昆瑶也不会嫁自己不爱之人的浅显道理。(修:我就是钝,你待如何?) 
  “好了,该办正事了。”黑栩挥挥手,将修的神游的魂招了回来,“你说吧,怎办好?” 
  “啊?”修呆了半晌,方想起黑栩在说什么,登时矮了半截,嚅啜道,“……您说……怎办好?” 
  黑栩看他的反应,不由转过身去,又笑将起来。 
  “黑!大!爷!”修努力想扳回黑栩的注意力,但只一下,他就放弃了,着位黑大爷的那个乐喔,不是一般人能阻地的。 
  低头巡视,发现自己还穿着新娘服饰,忙急急除下,甩到一边,道:“您便是为这笑不成?黑大爷,黑少爷,黑老爷,求您莫笑了,放小的走罢!” 
  黑栩止住笑:“走?为什么?” 
  修强忍住跳起指他鼻子大骂的冲动,道:“我……小的不是瑶,瑶现在翘掉了您的婚礼,正与她夫君逍遥快活,您不抓她?” 
  顺便放他走,以后谁逼也再不干这事! 
  “大张旗鼓?”黑栩眯起眼睛,忽然心中有了一个主意(当然不会是好主意)。 
  “那是!”修狗腿地道,“让世人知她多可恶,感藐视黑龙堡……” 
  “你敲定我抓不住她才讲!”黑栩笑,满意地见修语塞,但若让外人知我今夜娶个男的,你想黑龙堡今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 
  啊啊,是啊,传出去连我也没好处,修想,我的美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个!?) 
  “那……您的意思是……”修小心翼翼地看黑栩的脸色。 
  黑栩悠然地喝杯茶,仿佛吊修胃口般慢慢道:“不如……我便不要你妹子了……”修松口气,“不过,你要代她当我妻,如何?” 
  修一头栽倒。半晌回过神来指黑栩破口大骂:‘你。。。。。。 
  你你你你你变态的吗1?偶系蓝的(男的)啦!!!蓝的(男的)!!!!!!!!!!!’ 
  黑栩瞪他道:‘我没说你是绿的(女的),你若不愿也行,我这就发帖子要江湖朋友追你妹回来。。。。。’ 
  ‘不要!’修大叫,开玩笑,若瑶被追回岂不被此魔修理死!‘我代她便是!’随即压底了声音,‘可。。。。 
  可有时间限制啵?’ 
  是一辈子的话便任他去追好了,反正瑶有昆。。。。。。。 
  ‘嗯。’黑栩虚应道,‘也就十天半月罢,然后我便休了你,你再嫁谁不关我事。。。’ 
  不是我嫁啦1修暗里反对,却不敢讲出口,只涎脸道:‘嘿嘿,大人英明,大人英明,嘿嘿。。。。’ 
  修笑到肌肉抽搐,却未注意到黑栩脸上一抹诡笑:呵呵呵呵,天真,太天真了!想我黑家大名鼎鼎, 
  竟让你这小鬼一家子给耍了!既然这次你落入我的圈套里, 
  自是不会轻易放过你!况且这许多年来还未遇过如此有趣之事,又岂会简单放手?呵,呵呵,呵呵呵。。。。。 
  (黑栩冷笑中) 
  *************************************************** 
  为防人怀疑,,‘洞房’之夜二人便睡一起,(修:美女们啊,偶们什么也没做啦!相信偶的清白啊!!!黑栩:。。。。 
  米在说什么?)本来睡一起也无所谓啦,但那个修实在是。。。。。 
  早上醒来,修只觉浑身酸痛(修:不是那个,不是那个,不是那个啦!黑栩:哪个?),低头一看, 
  发觉一双铁臂将他搂得紧紧,不由开始用力挣扎,人未挣出去,铁臂的主人醒了。 
  ‘干什么?’黑栩问。 
  ‘干什么!?’修怒道,‘你当我干什么?放开我啦!一夜未动身上好痛啦!’ 
  黑栩不悦地松手,坐起打个哈欠道;‘你当我喜欢?你知你昨晚踢打我几次?’ 
  修忙着活动筋骨,听这话不由语塞,悄问:‘几次?’ 
  黑栩哼一声:‘未数!又不是无聊!’ 
  修摸摸鼻子不敢说话,他自己的睡相他实在是心知肚明。 
  黑栩起床穿衣,忽似想起什么一般,转头问修:‘你带衣物了吗?’ 
  修傻傻问:‘衣物?’ 
  黑栩叹口气,边整衣边道:‘新娘第二天可不得穿喜衣,须穿二朝服(新娘第二日所穿服饰)才是,’他顿一顿道, 
  ‘我打赌你根本未想这事,对吧?’ 
  修脸色铁青,什么二朝服!谁想那事?本就不准备在此留至而朝的,会备二朝服才有鬼! 
  黑栩行至门边开门便欲往外走,修大叫一声:‘慢着!’黑栩回头,他指指自己身上的亵衣我未带而朝服, 
  你总不得要我穿夜行衣见你家人罢?‘ 
  黑栩笑叹道:’我这便是去为你拿衣,你穿这衣服出去丢的可不是你的脸,整个黑龙堡便死你手里了。‘ 
  黑栩大笑而去,留修一人坐床上脸都绿了。 
  (修;又不是我爱嫁你!黑栩:狂笑) 
  黑栩去后不久,两位仆妇便捧了衣物与一盆水入来,修一惊,忙用被盖身体,警戒道:’作甚?‘ 
  两仆妇将手上东西放下笑道:’我两个是小爷派来的,以后专为少夫人更衣。‘ 
  修膛目结舌:更。。。她讲更衣?是黑栩派来的?刚才还讲黑龙堡会死我手里,,现在便弄这事耍我!? 
  修在心里痛斥黑栩糊涂,两仆妇见他不言,当他害臊,便伸手去拉他被子,口中还道:’少夫人不必羞惭, 
  这事我二人见多了。。。。‘ 
  修紧扯被头惨叫道:’见多?见多什么?放开我啦!黑栩。。。。。。。‘ 
  黑栩进门见的就是这副情景:两仆妇正一脸困惑扯一头被子外拽,修则在拼命扯回,满脸惊惶的,仿佛大难临头一般。 
  啊,无聊这许多时间,终是找到了这有趣物事,呣, 好!黑栩心中暗爽,脸上却不表现出来, 
  淡淡开口问道:“ 你们在作什么?” 
  两仆妇见黑栩进来,惊得一松手,修把持不住,一头撞到墙上,半天回不得神。 
  “回少爷话,”两仆妇躬身道:“是小爷要我们来的,要我两个今后专为夫人更衣。” 
  修脑袋朦朦暗道,小爷?少爷?难不成她们不是黑栩派来的? 
  忽记起做晚闹洞房人中有一个与黑栩有四五分相似,且叫黑栩“大哥”的,他方恍然明白,“小爷”指的便应是那人罢。 
  听她说完,黑栩微皱一下眉道:“少夫人本家是小户,不惯要人服侍,你两个回去罢,小爷问起这般答他便是。” 
  两仆妇忙不迭点头,躬身走出去,反手关上了门。 
  修看黑栩,见他手中亦拿一件与仆妇所拿相似的衣物,便问道:“这便是二朝服?” 
  黑栩嗯一声道:“是我向母亲讨来的,我只讲你家境贫寒,连二朝服亦没有,她便取了自己的二朝服要我拿给你,莫弄坏呦,若我见它有一些些破损你便仔细着自个儿的皮罢。”(一般情况下都是由女方家长嫁女时附送二朝,三朝至七朝服,例外时也可由男方家出,为讨吉利,多数都要先一辈穿过的,据说年代越久越宝。) 
  修听罢不以为然哼道:“既如此我穿那件好了。”他指指仆妇拿来置于桌上的衣物,“弄坏了扔了便是。” 
  黑栩沉下脸道:“无论真假,你已是我黑家“女人”,婆婆即拿二朝服来,你不穿便是不孝,你穿是不穿?” 
  修亦变了脸色:“我本就不愿这事,是你们强迫才令事情变这样,说我不孝是吧,那最好,女子七出(不孝,不孕,不贞,恶疾,善妒,好淫)即可休掉,你来休我罢,我远走高飞,再不见你这等人受气!” 
  见修生气,黑栩一时之间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他只见修貌似温顺的嘻笑姿态,未曾见他真正气过,便以为他脾气特好,未曾想他竟如猫般,稍加激惹便跳起咬人。 
  “ 不管你要不要,“黑栩硬声道,“ 你都得给我穿上!” 
  “ 我不要。”修大叫。 
  黑栩走近一步,威胁地眯起眼睛:“你信不信我非常“愿意” “亲自”为你着衣?” 
  “偶……偶系蓝的(男的)啦,” 修的声音有些颤抖,“偶才……偶才不怕你咧——” 
  “我也讲国不管你蓝绿,你得为我黑家维持面子,”黑栩把衣服放在床头,一步一步走近修:“你穿不穿?你不穿我就叫人追你妹……” 
  天!他妹叫什么来着? 
  “偶……偶……不……不穿……”修自知理亏,拼命往墙角靠近,“……可以啵……?” 
  见修翻脸如翻书一般快,黑栩不由失笑:“那便快一点等一下我为你上妆。” 
  修正伸手向那衣服,听这话又吓了回来:“上……上上……上……?” 
  黑栩白他一眼:“你当你天生便美人吗?昨夜若非有人为你上了一层妆,保不准你已给我兄弟杀了。“ 
  修自暴自弃地拿过二朝服,开始穿戴。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