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彩虹纯爱文 小说 玻璃丝袜 by 思念介质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玻璃丝袜》作者:思念介质

  文案:下克上/有轻微捆绑/有轻微恋足
  无三观无逻辑本质皇文

第01章 废物老板
  白鹤翩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九点零八分,会议本应该在九点准时开始。他昨天和周琰说过八点四十五前必须到场,周琰果然不负他所望,又一次迟到,于是现在整个会场好几百号人都在干等。
  公司为这次科技峰会筹备了很久,白鹤翩一直在跟进,最忙的时候简直007式连轴转,在公司通宵是常有的事。早知道周琰这个人很废,白鹤翩对他的期望从来就很低,只要他按时到会并完成开场致辞。
  上个月秘书部那边把讲话稿拟好后,白鹤翩认真过了一遍,他甚至多此一举给几个多音字、生僻字注了音。不过周琰并不领情,怒气冲冲质问白鹤翩是不是把他当文盲。白鹤翩默默在心里骂了句傻逼。
  显然,白鹤翩还是大大低估了周琰的废物程度,这人连准时到会读个稿子都做不到。
  九点十分,白鹤翩第十九次拨打周琰的电话,这次语音提示从“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低下头,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向主持人示意不用等了,可以开始了。
  白鹤翩代替周琰做了致辞。他从小就脑子好,课本上的东西扫一遍就能记住。这篇发言稿虽然已经是一个月前看的了,但要点他还记得七七八八,临场发挥了一下,倒是少了几分刻板多了几分自然,显得游刃有余。发言结束后,全场掌声雷动。
  不得不说,周琰的临阵脱逃,客观上给了他展示自己的机会。
  白鹤翩回到座位,他身边的位置还是空的,为了避免尴尬,工作人员已经把周琰的台签收起来了。
  中间茶歇的时候,白鹤翩去休息区,又给周琰打了一次电话,还是关机,他给周琰发微信:周总,请问您起床了吗?
  消息发出去以后,边上出现一个红色惊叹号,下方弹出一行提示: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朋友验证。
  甜点台边上有两个女员工在聊天,白鹤翩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多留意了一点。
  A:“刚刚发言的时候白主管好帅啊。”
  B:“帅帅帅,这话你每天都要说一遍。”
  A:“今天特别帅。”
  重点是后半段。
  A:“你不觉得吗?周总居然放这么多人鸽子,今天要不是有白主管救场,场面肯定难看死了。”
  B:“周总就是这样的咯,我觉得白主管肯定早就知道他不来了,自己都把讲话稿准备好了。”
  A:“周琰就是靠他爹啊,要不是他突然空降,我家白主管已经是白总了好吧。”
  白鹤翩蹙了蹙眉,在她们身后清了清嗓子。两位女职员惊出一身冷汗,放下碟子一脸尴尬地转过头,正撞上白鹤翩略带警告的目光。
  白鹤翩平日里话不多,性格冷淡到近乎冷漠,女职员第一次和他这样对视,竟然有点被他的眼神吓到。职员A默默在心里感叹,啧啧啧,不愧是冷酷无情摩羯座。
  事实上这两人的对话刚好戳中白鹤翩的心事。他本科毕业后就到这家公司工作,从管培生一步步升上来成为最年轻的主管,一直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再往上一步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他自己也一直很自信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结果三个月前,周琰出现了,就像这些小道消息所说的,这位空降总经理是大老板的儿子。周琰其人,高中就去了国外,镀完金回来不务正业,浪浪荡荡做了好几年无业游民,终于被他爸硬塞进了公司。
  白鹤翩看不上他。一是因为周琰随随便便就能靠着嫡长子继承制站在他努力七八年才可能抵达的位置;二是因为周琰太他妈废物了,白鹤翩数不清自己这三个月给他擦了多少屁股。
  除了一张四分之一混血的漂亮脸蛋,没有哪里不废的。
  峰会结束后的酒会上,白鹤翩又代替周琰推杯换盏,招待与会嘉宾。送走最后一位领导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半了,白鹤翩交代了一下善后工作,然后去前台要了8899的房卡。
  周琰独自住在30层的高级套间。白鹤翩停在8899门口,本来想按门铃,想起自己一早上又被挂电话又被删好友,顿时冷了冷脸,直接刷卡进去了。
  房间里很乱,白鹤翩穿过客厅,走进卧室,——还是没有敲门。被子是掀开的,床上没有人。出门了?
  白鹤翩环顾一圈,发现卧室附带的小卫生间灯是亮的。他走近了,听见了一阵低吟从门缝里传出来,——是个男人都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理论上白鹤翩现在应该满脸尴尬、转身就走,但是他没有,他面无表情地伸手推开了这道门。
  本应该八点四十五前整整齐齐出现在会场的周总,现在正坐在马桶上忘情地撸管,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只见他大敞着浴袍,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胸口,乳粒跟着起起伏伏,屈起的膝盖透出一点淡淡的粉,黑色的子弹内裤褪下来挂在脚踝,后跟轻轻踮起,脚趾用力绷紧了抓住冰凉的地砖。
  白鹤翩以前一点也不会喝酒,后来在各种应酬酒席上慢慢练出来了。今天的酒会上他也喝了很多,倒是不到醉的程度,但他并不介意借着这点朦胧酒意做点平时不可能做的事情。
  白鹤翩倚着门,掏出手机,按下了快门。
  周琰撸得挺投入,昂着头深深浅浅嗯嗯啊啊。这个套间除了卫生间都铺了地毯,他根本没听见白鹤翩的脚步声,差点被这声不大不小的咔嚓声给吓软了。
  周琰睁开一双碧蓝眼睛,迷迷蒙蒙的,人还沉浸在欲望里,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对上焦,看见白主管举着手机站在自己面前,大大方方,面色平静,毫无愧意。
  他被此情此景惊呆了:“我操?”这虽然是一句粗俗的脏话,但里面包含的惊讶却远大于愤怒,大概是还没反应过来。
  两秒钟以后,他骂道:“我操!”这次是真愤怒了。与此同时,周琰握着的手机滑落到地上。
  屏幕还亮着,是一张照片,因为仰视视角的关系,有一种在踩人的感觉。照片是一双男人的交错小腿,笔挺的窄口西裤下,一只脚穿了黑色英伦皮鞋,另一只脚只穿着藏蓝色的袜子。
  特别的是,这双袜子是透明的,男人足底的肌理轮廓若隐若现。
  周琰,正在,对着一个,穿玻璃丝袜的男人,撸管。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