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作品

彩虹纯爱文 小说 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by 封玖

好看的小说推荐-SOS书屋专注更新全网最新最热门的好看小说,告别书荒,就来SOS书屋(www.sossw.com)。

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作者: 封玖
简介:
【安利预收《第一美人[古穿今]》《魔王他弱小且无辜》】 虞秋亲人去世后,寄住在父母好友沈家。 他心思纤细,自卑敏感,羡慕嫉妒沈家的亲子沈明登,渐渐黑化成了一个小绿茶。 十八岁生日那天,虞秋梦到自己翻车后的凄惨结局,才知道自己只是一本书里的绿茶男配。 他抱着自己尚且完好无损的腿哭了一整晚。 第二天肿着一双桃子眼被沈明登父母看见,他们当场质问沈明登:“你是不是又欺负小秋了?!” 沈明登脸色漆黑。 虞秋吓得连忙摇头:“不是的,他没有欺负我!” 沈明登:呵。 沈明登讨厌虞秋是众所周知的事。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三句里有两句都是虞秋。 他会卷起袖子,露出新换的表,跟朋友说:“虞秋非要送我,我拗不过他。” 他会在办公桌摆上饭盒,跟秘书说:“虞秋非要给我送饭,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他会在房间里摆上幼稚的合照,跟父母说:“虞秋非要让我拍,我实在没办法。” 某一天宴会上,有人看见沈明登在角落凶狠地抽着烟,一旁的虞秋轻轻啜泣。 沈明登粗哑着嗓子道:“不就亲了一口,哭什么。” 虞秋掉着眼泪,恃宠而骄:“我还要找对象呢。” 沈明登拧眉:“你再说一遍?” 绿茶心机受VS霸道真香攻 【阅读指南:攻受双初恋,皆非完美人设,有副cp,平淡日常甜文,现代架空,有私设,文中有不少外貌描写,雷者慎入。攻受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和法律上的亲属关系。】 康康预收文呀: 《第一美人[古穿今]》 崔映是京城第一美人,可惜生不逢时,英年早逝。 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进一个话本,成了一个炮灰替身。 众所周知,谢家大少爷谢韫有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为解相思之苦,他搜寻了不少样貌相似的替身。 崔映只是其中之一。 刚穿来时,原主爬床失败,遭到谢韫厌弃,沦为圈内笑柄。 崔映丝毫不惧。 不久后,某次宴会上,崔映盛装出席。 青年相貌昳丽,眼波流转间桃花潋滟,美人如玉,引无数人为之折腰。 崔映却不为任何一人停留。 直到有人看到他与蔺家小少爷亲吻。 眼尾绯红,如妖似魅。 蔺成越从小就有头痛症,性情诡谲暴烈,犹如疯子。 蔺家为他遍寻名医,也无法治愈头痛之症。 就在他以为要一辈子受尽折磨时,崔映出现了。 他成了蔺成越的药。 离不了,抛不掉,甩不开。 心机大美人受vs暴骄小狼狗攻 《魔王他弱小且无助》 世界灵气复苏,人类觉醒,妖魔现世,秩序崩塌。 预言家警示,在某个大山深处有一魔窟,魔窟黑云环绕,乃魔王诞生之地。 魔王一旦现世,世界浩劫将至。 觉醒者护卫队,不得不深入大山,意图将尚未现世的魔王摁死于襁褓之中。 结果魔王没找到,倒是救了一位乌发黑眸的少年。 少年天真纯稚,衣不蔽体,身上伤痕斑驳,弱小又无辜。 * 魔王林瑰被夺取魔核,封印万年,灵力接近枯竭。 直到某一天,一人身揣魔核向他走来,魔核浓厚的力量将他从沉睡中惊醒,他睁开眼。 为了取回魔核,他伪装成毫无灵力的普通者,紧紧黏着护卫队队长严阙。 魔王诞生,却一无所踪,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唯有林瑰被人类的科技俘获,每天玩得不亦乐乎。 护卫队队长严阙,是所有邪恶妖魔的克星,邪恶妖魔恨之欲其死,却拿他毫无办法。 听说他身边养了一位漂亮纯稚的少年,妖魔们觉得自己找到了他的弱点。 他们纷纷伺机接近少年,想以他为质,要挟严阙,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损失惨重。 忽然有一天,严阙身陷妖魔陷阱,几欲身死,严家上空黑云压城,魔气四溢。 近乎妖异的少年,足踏魔云,面无表情地俯视所有人,伸出一只极为白净的手。 刹那间,邪恶妖魔灰飞烟灭。 《绿茶男配他太难了》是封玖精心创作的都市小说,斋书苑实时更新绿茶男配他太难了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绿茶男配他太难了评论,并不代表斋书苑赞同或者支持绿茶男配他太难了读者的观点。

第1章 第一章
  虞秋的十八岁生日宴,是在沈家私人宴会厅举行的。
  请的人不多,基本都是与沈家来往密切的亲朋好友。
  从外人的角度看,沈家对虞秋绝对称得上重视,但这次宴会到底少了一个重量级嘉宾,大家面上不显,心里难免犯嘀咕。
  沈家的继承人没出席,难道圈内的传言都是真的?
  虞秋面带微笑,穿着一身休闲款西服,身姿修长,相貌俊秀,瞳仁透着茶色,仿佛琥珀中洇出一团浅碧。
  他笑时,嘴角梨涡隐现,眼弯如月,格外温软可亲。
  虞秋假装没看见宾客微妙的眼神,寻了个借口,去卫生间躲个清静。
  卫生间一尘不染,大理石墙面光洁如镜,清新剂散发着微甜的玫瑰香。
  虞秋在最角落的隔间坐下,掏出手机玩游戏。
  虽是他的生日宴,但那些宾客大多冲的是沈家的面子,还有不少人暗中打听风头渐盛的沈明登,而他自己不过是个局外人。
  想到沈明登,虞秋在游戏中杀得更欢了。
  一局很快结束,对面被打得怀疑人生,几秒后发来几个大拇指以表敬意。
  虞秋心情愉悦了些,轻舒一口气,起身打算回去,队友忽然发来消息。
  【高大帅:今天打得有点狂野,心情不好?】
  高大帅是他高考后认识的网友,两人经常组队打游戏,一来二去,就成了关系不错的二次元朋友。
  【吴火火:是不怎么好。】
  【高大帅:咋了,跟兄弟说说呗。】
  虞秋不会真的跟他聊三次元,正要搪塞过去,微信收到消息。
  【霆哥:卫生间上好没?客人都要走了。】
  他动动手指:【就好,谢谢霆哥[可爱]】
  出了隔间,他习惯性去洗手,一人突然踏进卫生间,见到他嗤笑一声,歪靠在墙上,吊儿郎当道:
  “你在我大伯家白吃白住这么多年,以前未成年就算了,现在都十八了,该要点脸了吧?”
  虞秋双手离开感应区,水声停歇。
  他抬首看向不速之客,双眼微微睁大:“什么意思?”
  一副温软可欺的模样。
  沈明峰目露鄙夷,言辞愈发嚣张:“我是说,你别妄想攀附我大伯家,我哥很讨厌你,你就别自取其辱了。”
  虞秋抽出纸巾擦手,垂眸低声反驳:“你说得不对,你哥对我很好的。”
  嗓音又轻又软,似乎没什么底气,却还要硬扛着维护那点可怜的自尊心。
  沈明峰心中轻蔑更甚,不遗余力继续攻击。
  “我哥对你好,却连你的生日宴都不出席?”
  虞秋抬眸,眼眶略微发红,不自觉瞟向一旁,仿佛不敢与沈明峰对视。
  “他工作出了意外,不能及时赶回来,不是故意不出席。”
  “啧,借口你也信?”沈明峰嫌弃他这副可怜虫模样,语气更加恶劣,“别自欺欺人了,我哥就是讨厌你,你能不能滚出沈家!”
  以前没对比,沈明峰倒是没什么妄想,但自从虞秋住进他大伯家之后,他亲眼目睹大伯父大伯母对虞秋的疼爱,心里怎么可能不嫉恨?
  明明他才是他们的亲侄子,虞秋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沈明峰不忿的情绪不能对沈家人发泄,一有机会就暗地里找虞秋的麻烦,反正虞秋最多在大伯父大伯母面前掉几滴眼泪。
  他又没什么损失。
  虞秋似乎被他的恶意吓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眼眸泛出一层水雾,茶色愈显,瞳仁反而更加清透。
  “可是,你哥每年都会送我生日礼物,我记得去年是一双限量版球鞋,虽然几万块的鞋不算什么,但也是你哥亲自挑的,买的码数正合适,可见他平常都是很关心我的。对了,去年你哥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沈明峰:“……”
  他哥根本就不记生日好吗!虞秋真的不是在骗他?
  可看他说得真真的,不像是骗子。
  再说了,这种事问一问就能知道,虞秋再蠢也不可能撒这种谎。
  几万块的鞋啊!太气人了!
  沈明峰的父母是工薪阶层,比不上大伯家富裕,几万块钱对大伯家的确不算什么,可对沈明峰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
  他和虞秋同岁,刚参加完高考,成绩不太理想,报了一个大专院校,学费比较贵,对他们家来说稍稍有些吃力。
  这次来这儿,表面上是参加生日宴,实际上是想跟大伯家商量些事儿。
  沈明峰越想越气,连带着对沈明登都生出几分怨怒。
  这么多年,他这个堂弟一个生日礼物都没捞着,一句生日祝福都没收到,沈明登却大大方方送出几万块的礼物给虞秋,他实在无法平息心中郁气。
  虞秋见他怒红双眼,不仅没退缩,反而继续强调。
  “明峰弟弟,你哥对我真的挺好的,你别误会。”
  “谁踏马是你弟!”沈明峰怒意上涌,“我告诉你,这是沈家!你一个外人,凭什么住在这!”
  虞秋善解人意道:“是叔叔阿姨心善,看我父母双亡,想多多照顾我。要是你父母双亡,叔叔阿姨肯定也会心疼你。”
  “你踏马咒谁呢!”沈明峰眼底生恶,大步上前,作势挥拳过来。
  他念书的时候,跟社会上的混混来往多,染上不好的习性,打架动手是家常便饭,根本不做思考。
  虞秋敏捷移步,一个膝踢将他顶到墙上,在沈明峰痛呼声中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是条件反射,我力气不大,应该没伤着你。霆哥催我去送客,我先走了。”
  沈明峰捂着肚子:“……”
  妈的,阴沟里翻船了!
  这人看着好欺负,没想到一直都在装样!
  虞秋穿过长廊,低头看消息。
  【高大帅:咋没动静了?】
  【高大帅:有啥烦心的就跟兄弟说,不能总憋着。】
  【高大帅:还在吗还在吗还在吗】
  虞秋笑了笑,快速回消息。
  【吴火火:刚碰上一个煞笔,真是吓死我了!现在还有点事要处理,再聊哈~】
  他退出游戏,重新挂上温良的笑容,回到宴会厅去送客。
  等客人都散了,司霆凑过来架住他肩膀,神神秘秘道:“今天你成年,哥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司霆是沈明登的发小,但跟沈明登不同,他挺喜欢虞秋,平时对他也挺照顾。
  “什么世面?”虞秋习惯性地伪装单纯和无辜。
  司霆一直以为他就是这性子,嘿嘿笑道:“你就说跟不跟哥去?”
  虞秋露出两只小梨涡:“去。”
  笑得又乖又甜,搞得司霆没来由有些心虚。
  他带着虞秋跟沈家父母打完招呼,又拉着他上了车,吩咐司机:“浮白酒吧。”
  “酒吧?”虞秋扭头问。
  司霆连忙解释:“你别多想啊,是正经酒吧,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哥还能害你不成?”
  “我没多想,”虞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继续扮演乖乖牌学生,“就是没去过,有些好奇。”
  “好奇是应该的,你可别跟老沈学,人活一世,该享乐就享乐,哪像他,天天忙着工作。”
  虞秋觉得挺有意思的。
  司霆剑眉星目,看上去一脸正气,却偏偏喜好玩乐,而沈明登,长了一张招惹桃花的脸,却偏偏冷淡沉肃,一心扑在事业上。
  “不过虽说为了工作,这次老沈没出席,确实不够意思,你等着,哥替你教训教训他。”
  司霆满腔正义,要为虞秋讨回公道。
  “别,沈哥工作出了意外,估计还在忙着,我就过个生日,比不得工作重要。”虞秋笑着阻止。
  他越通情达理,司霆就越为他抱不平。
  “不行,我还是得问问他。”
  他掏出手机,飞快发消息过去:【工作还顺利不?什么时候回来?你没法参加宴会,总得在今天过了之前送上礼物吧?】
  【老沈:准备登机。】
  司霆跟沈明登相交多年,深知沈明登对虞秋格外冷淡。
  “沈明登不喜虞秋”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他瞅瞅身旁俊秀温雅的少年,暗叹一声,打字道:【我觉得小秋人挺不错的,懂事有礼貌,学习成绩也好,他还因为崇拜你,报了华京大学的工商管理,说要向你看齐,你就没有一丁点的动容?】
  沈明登当年主修金融,辅修工商管理。
  【老沈:登机了。】
  司霆:【……】
  他问过很多次,沈明登从来都不正面回答,搞得他都觉得有点对不住虞秋。
  司机突然一个急刹,司霆手机没拿稳滑冲出去,落在虞秋脚边。
  司机忙不迭道歉,司霆挥挥手表示无碍。
  虞秋捡起手机,不经意扫了一眼屏幕,眸光瞬间暗下,却假装没看到,将手机递回去。
  司霆又不傻,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情绪的突变?
  “嗐,老沈忙着登机,估计没时间打字,你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发个信息都言简意赅的。”
  虞秋抬眸看向他,笑容温温柔柔,眸子里却透着几分失落:“我知道,是我不好,不小心看到你的隐.私。”
  司霆再次暗叹:多乖的孩子啊!老沈太伤人了!
  “这算啥隐.私,咱不管你沈哥了,今晚哥请客,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很快,车抵达浮白酒吧。
  夜幕降临,彩色的霓虹倒映在虞秋的眼瞳中。
  安静纯粹的茶色瞳仁,忽而染上驳杂与喧嚣。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