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如狗般的上门女婿的生活,让他看清了,权势财富是何等重要,于是重回豪门继承家业

两年上门女婿,受尽屈辱,磨灭感情,可谁又知我,豪门大少,权势滔天。